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www.chinamobiLe-yy.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久久大胆全球高清》

落木须是无意 571万字 1997966957人读过 连载

      一刻钟之后,每个人都选择好了属于自己的灵药。

    欧阳正奇大师这才一挥手,收起了所有灵药。

    都准备好了,那就开始吧。

    在一声令下之后,最后一场比试也开始了。

    轰!

    强大的精神风暴席卷下来,在疯狂干扰着每一个选手。

    秦尘早就已经想好了炼制什么丹药,但是他没有第一时间动手,而是在沉思、分析。

    他所要炼制的丹药,比较特殊,在没有十足的把握之前,他并不决定贸然出手,这一次的考核,只有一次机会,一旦失败,将没有任何挽回的希望。

    所以,他深吸了口气之后,并不急着开炼,而是一边思考,一边则在适应诸天万界的恐怖精神风暴。

    但其他人就没有秦尘那么细心了。

    有一些炼药师在比赛开始之后,便第一时间祭出了真火和丹炉,霎时间,场上弥漫起了道道惊人的火焰。

    第三轮比赛时间较前两轮长的多,但也只有半天的时间,对于很多炼药师而言,想要在半天内就炼制出来一炉王品丹药,而且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并不是什么易事。

    因此他们在比赛一开始,便直接开始了炼制。

    呼!

    浓郁的火焰在精神力的控制下,不断舔舐着炉鼎,开始进行炼丹的第一步热鼎。

    以往这样的步骤对于能进入到第三轮的王品炼药师而言,几乎是手到擒来,娴熟至极的事情,可这一次,却显得无比的滑稽。

    这些炼药师控制的真火,各个歪七倒八,有的炼药师想将火焰形成环绕状,包裹丹炉,结果在精神力冲击下,圆形的火焰一边薄、一边厚。

    也有的炼药师想将火焰形成宝塔状,整个宝塔就跟没建好似的,倾斜在那。

    还有的炼药师将真火分散成数十上百的细微火焰,让炉鼎受热更加的均匀,可分散出来的火焰,大小不一,大的就跟拳头大小,小的只如黄豆大小,甚至不少火焰都奄奄一息。

    整个场面十分的狼狈,无比滑稽。

    “在接近七阶的精神力风暴影响下进行丹药的炼制,这也太难了!”“炼药师炼丹,对精神力的依赖极其严重,控火需要精神力,淬炼灵药需要精神力,融合药性也需要精神力,至于凝丹就更不用说了,任何一点精神力的波动,都会影响到丹药的炼制,更何况是这样的环境

    下了。”

    “如果换做是我,别说炼丹了,恐怕光是抵制外界的精神力风暴,就要耗尽全部精力了吧,哪里还有精力去炼丹?”

    众人睁大眼睛,纷纷惊叹。

    如此难度的炼制,光是想想,就已经令他们感慨不已了。

    但不得不说,能进入第三轮的,几乎每一个是弱者,虽然施展出来的火焰歪歪扭扭,十分的狼狈,但这些选手在初步的不适应之后,很快就习惯了下来,一个个勉强控制着火焰,进行着炼制。

    但也有人并不是如此。

    呼呼呼!

    短暂的感知之后,一簇簇火焰从叶莫等人的手中释放了出来,顿时震惊了场上所有人。相比其他人的狼狈和艰难,叶莫等人释放出的火焰,竟然无比的熟练,虽然精神力风暴对他们也有一定的影响,明显可以看出几人控制的火焰微微有些晃动,但是和其他人比起来,就跟纹丝不动一般,让

    人不得不惊叹。

    “厉害,不愧是各大域的圣子。”

    “这也太强了吧?在精神力风暴下,也能控制的这么好,这怎么可能?”

    “嘶,虽然受到精神力干扰,但我怎么觉得叶莫他们的火焰甚至比我等在不受干扰的时候,控制的还要精准。”

    “切,就你,也能和叶莫大师他们比?”

    场上俱是惊叹之色,议论纷纷。

    作为前两轮冠军的秦尘,受到的关注自然也不少,可当众人看向秦尘的时候,不由得一愣。

    因为秦尘到现在居然还没有丝毫开始炼制的准备。

    “这准备的时间……似乎有点长了吧?”

    炼药师在炼制之前,虽然要有所准备,但一般而言,时间并不长,更何况现在是比试,有时间限制。

    而且,就算是一开始要先适应一下精神力风暴的干扰,也应该是先行熟悉之火,施展出真火,在真正的炼制中进行对抗,哪有像秦尘这样,一直不为所动去适应的?

    这样适应的时间长了,可炼制的时间短了,必然会对接下来的炼制造成一些影响。

    “难道是这秦尘,在控火等方面实力不弱,可是在炼丹上,并不强?”

    “不会吧,秦尘好歹也是前两轮的冠军,没点实力,岂能走到这一步?”“这可未必,秦尘毕竟太年轻了,在炼药上又能有多强?前两轮考核的是控火和培育灵药,第一轮的控火,秦尘只是让火焰相互竞争,甚至连炼化都没炼化,至于第二轮的培育灵药,他同样也没有展现出特

    别强大的精神力,很有可能在精神力等级上,他是诸多选手中最弱的一个,毕竟,他才只有二十左右。”

    “你这么一说,还真有这个可能。”

    “年龄小,导致他虽然天赋高,但精神力等级不够,在这第三轮考核中立刻就露了陷,受到如此强大的精神力干扰,说不定这秦尘连炼制都难,更不用说是取的好成绩了。”

    “有可能。”

    众人纷纷点头。

    这么一说,还真的有可能是这样,秦尘太过年轻,无论在前两轮表现有多好,第三轮的考核是灵药炼制,对炼药师的考核是全方面的,秦尘又岂能像前两轮考核那般变态?

    如此说来,这秦尘想要拿到冠军,还是个未知数?

    这念头一出,众人无不兴奋,十倍的赔率啊,失而复得的心情,如何不爽?

    此时其他选手,早已纷纷开始了炼药。

    一株株灵药放入丹炉,很多炼药师满头汗水,在艰难的控制丹炉中的反应,以前十分轻松的炼制,在这一刻,却显得那么的艰难,随便一步,都几乎耗费了众人全部的心血。

    噗!突然,一名炼药师一个失误,顿时被精神力风暴给紊乱了精神力,一口鲜血喷出,眼前的丹炉顿时炸裂开来。



最新章节:第113章 第1850章 斩草要除根

更新时间:2021-06-10 19:34:32

《久久大胆全球高清》最新章节列表
第726章 第2135章 操控墨兽
第603章 第1444章 慕总是交朋友,莫哥好像不是
第905章 第1278章 重返李府
第263章 第356章 悍不畏死
第172章 第二千二百六十一章 尔虞我诈
第290章 第466章 日月盟
第474章 第三百五十七章 气的要吐血!【1更】
第827章 第两千零六十一章:萧长风VS林若雨
第959章 第二百零五章 蝉,螳螂,黄雀(八)
第598章 第2524章 两相比较
《久久大胆全球高清》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第428章武圣传说
第2章 第三千四百七十九章:铜钟
第3章 第3160章 万魔楼
第4章 第75章 这是灭灵虫!
第5章 第808章 王爷侧妃在谈心?
第6章 第885章 华老头
第7章 第3582章 万剑仙出手!
第8章 第二百八十四章 瞳玉之争
第9章 第411章 心服口服
第10章 第582章还有秘密
第11章 第3016章 乌妃
第12章 第672章 肖一鸣狗急跳墙了?
第13章 第一千八百四十章 葛青透露的消息
第14章 第七百三十一章 震惊和点明(第三更)
第15章 第一千九百一十五章 逃出毒阵、芥蒂
第16章 第两千三百三十章 先锋大将
第17章 第四百八十二章:我愿将我的一切都交给您
第18章 第1855章:取消合作
第19章 第四百三十三章 捷报入京师
第20章 第1858章 器灵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366章节
第549章 第九百零五章 手里剑
第550章 第1464章 39 侠者至尊之还是同事
第551章 第569章 风华初绽1
第552章 第0051章 且谋借势
第553章 第4192章 金光聚灵塔
第554章 第四百二十一章 做...朋友
第555章 第351章 罗戒的三个条件
第556章 第0798章 给我让开
第557章 第294章 我的生存之道
第558章 第3956章 玄炎宗乌成峰
第559章 第196章 气氛尴尬又暧昧
第560章 第1825章 单独留下
第561章 第四百六十九章 君王血脉
第562章 第795章 避风港
第563章 1304章 你还敢跟我顶嘴!
第564章 第1571章 虫王
第565章 第2009章 合理的解释
第566章 第541章老爷子的悲哀
第567章 第210章看洛尘出丑
第568章 第两百零八章 资源问题
《久久大胆全球高清》相关阅读More+

万域禁主

三分之一的旧光年

“好吧,你上古时期就在这了,的确可能没听说过。”秦云一笑,“不过你这次可挡不住我。”

我是好人

顾以沫01

钱磊撇了撇嘴,却没有再反驳。事实上,他确实是很不喜欢那种虚弱中的痛苦。那种感觉着实是不美妙啊!而且一旦他的精神力虚弱到一定状态,控制不了召唤魂兽,还有可全球能被魂兽反噬。所以,他一般来说都不会让自己达到透支的状态。但他也不得不承认刘锋说的有道理,如果每次都以透支的高清方式练习,他的精神力提升速度一定会有所增加。

枣木红匣

君漠宸

蓝轩宇七人乘车返回史莱克学院,低调地进了学院大门。不过,进门之后,他们想低调也低调不了了。

大地飞鹰

o六藏o

可这时,他忽然感觉胳膊被对方一把拉住,紧接着,便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问道:“腾林先生,你这么着急,要去哪啊?”

慕初记

a4纸

“应该快了。”乔布笑了笑,压低声音,“对了,三长老,如果您想给主人办点事情,就请多搜集一些贵族小姐的资料,还有照全球片。”

绝对虚空之·零界

淹死的太阳

那队感染者将黑色长柜放下来,打开柜盖,随后另外两个感染者便拿着碗过来,舀满喂给锁在工作台上的人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