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医路风云

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离开

医路风云 最帅的帅白 4724 2019-03-22 09:13

  楚天羽看着程紫衣道:“你为什么如此肯定?”

  程紫衣微微一笑道:“楚家那老头奸猾得很,想伤你姓名直接放任不管就是了,干嘛还跑去天牢里见你,给你那蟠龙佩?就算他想让你帮他做什么很危险的事,就更不会当着神王的面向我父王求婚了,我刚嫁给你,你就死了,我成了寡妇,你当我父亲不会发飙吗?”

  楚天羽立刻是一拍手,对啊,释王可不是个摆设,那可是神王的亲弟弟,并且十分受宠,楚家那糟老头子当着神王以及神族一干大佬的面向释王求婚,这应该就是给自己吃个定心丸,他所图的事肯定不会要了自己的小命,不然怎么跟释王交代?这老头还真是奸猾得很。

  楚天羽这一知道自己不会有性命之忧,心情立刻是好了很多,在看到在灯火的映射想美得没办法用语言形容的程紫衣又动了歪心思,就见这货坏笑道:“娘子时辰不早了,赶紧安歇了吧。”说到这竟然迫不及待的扑了过去。

  程紫衣发出一声惊呼,然后自然就是不可描述的事了。

  次日一早程紫衣到是早早醒来了,她侧着身看着身边熟睡的男子,心情有些复杂,但最后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笑了,然后拉起楚天羽的手缩到了他怀来,没多久又沉沉睡了过去。

  倆人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起来后两个人第一件事就是去看楚家老祖,得给这老头上茶。

  看到楚天羽跟程紫衣到了,楚家老祖一张老脸笑得都快开花了,一挥手道:“坐,坐,给我这乖孙还有孙媳妇上茶,快点的,一个个别磨磨赠赠的,老人家的这拐杖可不是吃醋的。”

  楚家老祖身份十分超然,一干下人哪敢偷奸耍滑,赶紧就把这最好的香茗奉了上来。

  楚家老祖直接让这些下人都出去了,客厅中只有他跟楚天羽以及程紫衣三个人,楚家老祖看看程紫衣笑道:“丫头我这孙儿你还满意否?”

  程紫衣立刻站起来恭恭敬敬的道:“夫君自然是极好的。”

  楚家老祖一听这话立刻是哈哈大笑起来道:“那就好,那就好。”说到这他看看楚天羽道:“乖孙明天去见过你岳父,咱们后日一早就启程回陪都,离开这么久了爷爷我实在是不放心啊,必须得回去看看。”

  楚天羽一看这时候也没外人,便直接道;“老头咱们也别揣着明白了,直说吧,你到底想要我帮你做什么事?”

  楚家老祖瞪了一眼楚天羽道:“没大没小的,一声爷爷都不喊,你个兔崽子。”话音一落就见这老头很没正行的道:“小兔崽子等你到了陪都自然知道我让你干什么了。”

  楚天羽算是听出来了,这糟老头子就是不想跟自己说,恨得楚天羽牙痒痒,但偏偏却拿这老头一点办法都没有,谁让他打不过这糟老头那,这让楚天羽有点郁闷,他现在还想着赶紧回自己基地看看去那,离开这么久了实在是不放心啊,可不帮这老头把事办利索了,估计这糟老头子也不会让自己走,想到这楚天羽叹口气,心情越发郁闷起来。

  楚家老祖似乎看出了楚天羽的心思,便道:“你个小兔崽子也不要在我老人家唉声叹气的,我是有事让你去办,但首先不会伤你性命,其次那,等你帮我办成了这件事,我自然会放你离去。”

  楚天羽抬起头看着楚家老头急道;“不对啊,你还答应我帮我娶了白清霜那,这事你可不能反悔。”

  程紫衣本来脸上还有笑意,但一听这话立刻脸上满是不悦之色,只是当着楚家老祖的面不好发作而已,不然早跟楚天羽闹起来了。

  楚家老祖人老成精,一看程紫衣的脸色就知道这丫头吃了醋,此时是醋意滔天,便笑道:“丫头我知道你不乐意,但你想过没有,你跟白清霜争了这么多年,她处处压你一头,你可有一次压她一头的?但是现在机会来了。”

  程紫衣一愣,她确实跟程紫衣打小就明争暗斗的,但就没有一次压白清霜一头的,现在听楚家老祖说机会来了,立刻是心动了。

  楚家老祖笑道:“你刚跟我这孙儿成婚,可是我这孙儿明媒正娶的大娘子,我孙儿娶了白清霜她是个什么身份?”

  程紫衣猛然瞪圆了眼睛,自己先嫁给楚天羽,还是明媒正娶的,要是白清霜在嫁了楚天羽,那就是个妾侍,面对自己这正派大娘子,想给她立规矩就立规矩,看她不顺眼就让人责罚她,想到这些,程紫衣竟然恨不得楚天羽现在就把白清霜给娶了,她好过一过这大娘子瘾,好好教教白清霜怎么做人,一想到白清霜在自己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喘的样子,程紫衣心里就舒服得不要、不要的。

  楚天羽悄悄冲楚家老祖竖起一大拇哥,意思很简单,还是你这老头厉害,一句话就让这丫头非但不吃醋了,看她那表情是恨不得自己现在就把白清霜娶进门,让她在白清霜面前刷刷大娘子的派头。

  楚家老祖嘿嘿一笑,也不继续说这话,而是对楚天羽道:“明日你早点去你岳父家,走之前记得让下人把你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收拾好,此去陪都估计是有一段时间你不能回这皇城来的,另外我答应你娶白清霜的事自然会办到,但她毕竟是圣女,你得容我时间筹备一翻。”

  楚天羽自然是连连点头,也知道楚家老祖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自然都是他跟黑招弟等人的贼赃了,这些东西太多,到现在还没全部出手,只能是慢慢卖了。

  楚家老祖说完似乎的困乏了,便让楚天羽跟程紫衣回去了。

  一到房间程紫衣就急道;“你什么时候娶那贱人?”

  楚天羽先是一愣,随即就是苦笑连连,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耍大娘子的威风,给白清霜好好立立规矩?

  想到这楚天羽叹口气道:“这件事那有那么容易的?估计需要一段时间,你没听那老头说要筹备、筹备吗?”

  这话让程紫衣有些失望,但还是很想让楚天羽赶紧娶了白清霜那贱人,到时候一定好好教她做人,把这么多年的气好好出一出。

  一天无话,次日一早楚天羽跟程紫衣就去了释王府,释王还是老样子,不过这次楚天羽见到了程紫衣的母亲,这是个很漂亮的美妇人,让楚天羽不由感慨,也只有这样的美妇人,才能生出程紫衣这么标志的美人了。

  女婿跟女儿回门,释王自然是大摆宴席,一是迎接女婿跟女儿回门,二就是给他们送行,释王已经知道他们明天一早就要跟着楚家老祖会陪都了。

  释王虽然舍不得女儿,但一想此次楚家老祖会陪都可是带了不少研天宫的大阵术师,目的就是在陪都建下传送大阵,等这传送大阵一建成,以后女儿想回来就可以回来了,方便的很,因为这传送阵到是冲淡了几分释王心中对女儿的不舍。

  不过程紫衣的母亲却是拉着女儿的手连连落泪,主要就是想到了要好久见不到自己的宝贝女儿了,最后母女俩人简单吃了一些就去后边说贴己话了,楚天羽则是在这陪着释王等人吃喝。

  这一段饭一直吃到下午才算是结束,楚天羽也有了几分醉意,最后还是程紫衣搀着他回去的。

  楚天羽一回来是倒头就睡,而程紫衣则是开始指挥着小丫鬟打点行装,明天一早就要去陪都了,这东西肯定是要提前收拾好的。

  另一边陈萱、黑招弟等人也是收拾好自己东西,然后与家人告别,明天一早就随着楚天羽前往陪都,这一走路上就要用个十天半个月的时间,这还是在有法舟的情况下,要是没有,从皇城到陪都估计要走个一年多,正因为陪都距离皇城的距离实在是太远,所以楚家老祖才跟神王商议要在陪都建下传送大阵,方便陪都跟皇城的联系。

  白清霜此时坐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着天边的一方弯月,喃喃自语道;“现在你在那?是不是就要跟楚家老祖回陪都了。”

  白清霜到是不知道楚天羽已经跟程紫衣完婚了,只是知道楚家老祖最后帮了楚天羽,说他是楚家的嫡子,这么一来楚天羽到是不用死了,但肯定要跟着楚家老祖会万里之遥的陪都。

  白清霜不知道楚天羽此去还能不能在见到他,这让白清霜心里难受得如同刀绞一般,忍不住两行清泪就落了下来。

  次日一早楚天羽一起来简单吃了点东西便出发了,门外已经挺着好几艘上好的法舟,楚天羽、程紫衣、傻子、黑招弟、陈萱这些人一艘,楚家老祖等人则是乘坐另外几艘。

  法舟先是缓缓的向城门方向开去,当一出城门后,几艘法舟立刻加快速度向陪都所在的方向奔驰而去。

  白清霜此时站在圣女宫的大殿屋顶上,面向着陪都所在的方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