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唐朝生意人

第二百七十章 凌旋七步

唐朝生意人 素布可奈 5376 2019-03-21 17:02

  距离众人商议时间段,李之引夫人们大厅内聚齐,此时不过酉时刚到。

  见识过原始深山幽谷,他对此间人工痕迹渐浓皇家园林就兴致不大了,即使经过前一晚还在讨论的遇仙桥,也是一路不停。

  三位夫人尚刚刚脱离温泉池子里一番新奇感受,正处于遐想回味中,同样对附近景貌情致缺乏,因而众人也随了他们意愿,径自赶回老君殿,恭迎老祖宗回返。

  临行前,羡风向李之投来意味深长的一瞥,今后因为这里也会是常来常往之地,他也没有刻意作何约定。

  那柄乱神剑已经成为李之最为挂念之事,但需要提前掌握完整炼化之法,才敢将其迷惑人的丑陋外表剥了去,对于他,以及杨高澹等知情者,见识凶剑真实面目尚在其次,借而验证某种古老传说才更有意义。

  一直跟随在老祖宗身边的八名轻骑兵也就此归位,相比其他二十二位虽然辛苦些,却乐趣无穷的战友们,显然近三日的枯燥守护,让他们对其他人投之以艳慕眼神。

  这种神情间交流,未曾躲得过李之感知,他乐呵呵趴在马车窗口,对唐七笑道:“那八名兄弟可是枯坐了三日,不妨回去后就带他们去那处有大鱼的小溪再抓些来,我估计今晚会有关铭手下人前往江家大院,咱们的新鲜猎物可不多了!”

  “那我请上离前辈一同进山,有他老人家在,赶在天回之前返回,才不至于误了晚宴!”唐七深知离其本事,那可是位一宗师境界之下最强者。

  李在点点头,“让兄弟们都去,抛了这套甲矟,轻装前进,在深山老林里,可要不得忒多讲究,怎么舒服怎么来!另外,晚间临睡前,你与方品找我一趟,有东西送给你们!”

  他是有意要二人各服用下石元液,目前还没打算送给他们一瓶,这些人身份目前还属于军方,虽然完全归属于他私人使用,但他们还未向自己表达追随之意,等过了三年期,军队会给予一个退役机会,有人就此卸甲归田,军方就会有新人再行派驻。

  那时候等他们有了去留取舍,才是李之做出选择之际,至少近段时间并不着急。

  老祖宗也在这驾马车上,跟随她的还有两名贴身丫鬟。

  “我看出来了,人家羡风主持本有意与你做些深谈,却不想你小子只顾了泡温泉,还生出意外是非来!”华清宫再是占地广阔,也属于半封闭式固有空间,故而绣泉汤所发生事,也极快传到了老君殿。

  “老祖宗,才不是呢!”倚在老人怀里的庞啼仰头解释,“那个什么房泰廉本来就是正文哥哥的目标,此人很坏的。”

  于是她叨叨数量一遍那人所作所为,便是一向慈眉善目的老人家,听后也是愤恼不已:“一个宦官,依仗有人有势,居然做些如此令人所诟病丑陋事,我们家李先生没有做错!”

  “老祖宗,老君殿很多人多说起此事呢,讲是李先生为华清宫除了一大祸害,那人对待我们女子,已经没人性到了极点,就是老君殿一些方外之人也看不下去了呢!”一名丫鬟忍不住插言。

  老祖宗深深点头,“此人在宫内也是如此胡作非为,那么多忠良老臣怎会任由他又去了华清宫败坏风气?”

  “自他身上即可看出,朝内对于圣上身体状况已然绝望,武后将来成势也无可避免,朝内臣子独善其身思想已在泛滥,武氏一系才愈发占据话语权!华清宫那位武总管就对我这位受害人相当不重视,试想,尚方剑都已经震慑不住他们一系中小人物,朝中潜在危机感已经很严重了!”

  李之一直不愿给老祖宗讲这些事,只是那名丫鬟一席话,令他感触颇深。

  老祖宗反而笑了起来:“正文呐,一切阴谋在实力面前不堪一击,搞什么合纵连橫都没用,局限你的是规则,你的领域是无边广阔!羡风主持很看好你,包括那个司马承祯小朋友,这二人看问题极透彻,尤其是后者,你要想着与之多做些交流!”

  老李之心下暗乐,老祖宗居然将司马承祯称作小朋友,那可是未来影响深远的著名道教理论家,可名留青史之人。

  “司马道长因淡于功名而为道士,别看他年仅三旬有余,对于养生之道,尤其是辟谷、导引、服饵之术研究颇深,便是已过古稀之年的羡风,与他一番交流也是惊为天人!”以为未引起李之重视,老祖宗紧接着补充。

  “老祖宗,我也很看中他,不然怎会只与他结识一天,就邀同一起来到骊山?”

  “你心里有数就好!”老祖宗把抱着的的庞啼塞到李之怀里,自袖间取出一轴泛黄古意竹简,“这是羡风嘱咐交由你,我观其上凌旋七步四字,似乎是种身法秘笈!他说了,这是他得自一方古观遗址内,修习二十年不得其门而入,推断可能与道家真气配合使用才会练成,要你抽时间试一下!”

  李之惊喜地连忙接过,老祖宗话语又到,“这卷简牍他还说仅供你与夫人们修习,本来待他体内有真气凝结才会尝试,但见你与三位夫人均有此特殊能力,就当替他提早探究一下!”

  李之频频点头,见老祖宗含笑示意,这才有些迫不及待地打开来,清绮、瑜然也感好奇,与李之怀里的庞啼凑到一起细读。

  仅从字迹上观来,已能看出是存在至少几百年的古技原本,果然开篇便有西汉年代字样出现。

  纸张其实在西汉就有了,比蔡伦早了一百七十多年,但由于工艺局限性,无法造出大张洁白程度令人满意纸质,尽管东汉得蔡伦改造,却并没有对纸的质量进行更大提升,纸质粗糙不说,还容易烂,碎,破,因而当时人们相对昂贵又薄的纸,他们更青睐于竹简和帛来进行记录重要事件。

  眼前这部凌旋七步,就是用竹片制成,每片写字一行,将一篇文章所有竹片编联起来,这篇仅有不足十几片竹片串成之物,其上字体隽永清晰,笔峰刚劲而富神韵,显见篆刻之人不凡笔意。

  但其中每一句都文辞艰深难懂,且多有极深道义词汇将之串联,好在晦涩之处均有羡风另书半白话寓意阐释,方可令几人能够钻研进去。

  实际上它就是一部道家秘传轻功法诀,分天地两盘练法,地盘功成可蹿房越脊,身轻如燕,天盘功成可乘风驱气,凭空悬浮。

  由于天盘练法已经涉及仙术范畴,此处虽有祥录,羡风却未作引述,只是对地盘练法做一一解读。

  此部身法地盘功述共分七层境界,分别曰之:高来高走,走草跨木,力竭乃止,逾越攀沿,蹬萍渡水,陆地飞行,自由自在,尽兴往来。

  末尾处另有标注:此套功法,是历代师门秘授,不可轻传。

  在几人看来,应该是怕有歹人学后做梁上“君子”,贻害社会,好在这部被号称千古秘技道家秘传轻功,其地盘练法已经在此简上和盘托出,令李之等人惊讶的是,不等竹简卷起,庞啼已在语出惊人:“正文哥哥,读了第一层境界相关字义,啼儿体内真气竟然就有了反应!”

  李之大惊,赶忙追问真气感知,庞啼接言:“真气流经轨迹不同于杨叔转交道家功法,反倒与经络强体术运转方式极为类似,同样是首先要通过真气与意念勾连,循环作用于十二正经脉。尽管我们体内尚不曾任督百脉皆通,但啼儿能感觉出来,一经经络强体术运转,任凭气劲自行游走,就能使地盘功初级运转能量运转起来,或许再配合竹简上步法标注,我想我们都能瞬间将高来高走境界掌握!”

  孙思邈所交给的正宗道教功法,几人里也只有庞啼细看过,因而只有她才会有此感应。

  李之再一次打开细读,并同时运转体内经络强体术,果然就与庞啼所说真气反应结合起来,乐得他不禁高声惊呼:“果然是千古秘技,与经络强体术乃同一时代产物,也只有这般解释,才能合理体现出二者间彼此运行贴合!”

  老祖宗并不懂修炼上事情,却也能从四人表情上看出效果出乎意料的绝佳,“你们有用就好!这要特别感谢羡风主持,正文,忙过了一阵,你引清绮她们再返回来,登门去表示一下谢意!”

  李之郑重地点头认可,“按理说趁着近日身在骊山,就应该前往拜谢,但我认为将接下来第二层面有所悟得后再登门,或许更有展现必要!”

  清绮表示赞同,“观其字义,高来高走只不过表示身法门槛初踏,较之寻常人也就是来去速度更迅疾些。而第二层面的走草跨木,应该就有疾走如飞境界产生。至于第三层面的力竭乃止,或许已与体内真气密切相关了,我估计那一层面会是个巨大瓶颈,只有各自体内真气能量足够宽厚富蕴,才可踏入下一层的陡峭山壁攀如履地之能!”

  为表达清绮的剖析非凡,李之极快地在她脸上嘬了一口,竟是忘记车内还有旁人,引来老祖宗与两个丫鬟的嘿嘿窃笑。

  很满意李之的奖赏,清绮初时同样没有意识到旁人存在,等她反应过来,庞啼已在仰舔着脸讨要奖励了:“啼儿可是立了首功呢,正文哥哥有偏有向,心里只记得你的老情人!”

  “就知道瞎说,清绮姐怎么会是老情人?那是青梅竹马好不好,讲得那么难听。”瑜然呵呵直乐。

  此时江家大院也到了,搀扶着老祖宗下车,院里的姑婶舅娘就围上来一大堆。

  杨高澹显然与司马承祯相当谈得来,手把手携着他与众人相介,关铭也果然带着十几人来到,临淮郡王赫然就在其中。

  随清绮赶上前去,询问其此时来历,得知是朝廷钦命,李之也感到了满足:“看来朝中还有人懂得照顾我这个受害者,这样心理略有舒坦了!”

  听出来他言语中不忿,临淮郡王忙问起,听到华清宫那位武总管一事,口中唾了一声:“又是武家人!正文,你离开这几日,那个武三思跑上跑下的,忙得不亦乐乎,便是明王府等地,他竟是也舔着脸抬出祖母来登门拜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