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唐朝生意人

第七百二十五章 神奇秘术

唐朝生意人 素布可奈 6061 2019-03-21 17:04

  与阿菲法同享清福的还有冯四,这个身子骨庞大的大家伙,却是大字不识几个,方才凝神观摩,是在琢磨字迹之外的那些图形罢了。

  阿明与撒舍尔也是无汉话读写能力,但他二人一点也不清闲,这处修真洞府并非什么也没有,那个白玉温床就是可以带走之物。

  或许之前的那位房亭许,没有将温床下阵法复制出来的能力,李之当然也暂时不具备,但他有俞南六品阵法师记忆,进阶为同等级别仅是时间而已。

  白玉温床也是那处修真洞府内唯一具有灵性之物,很有可能之前这里存在着其他灵物或灵石,均为房亭许带走了。

  这具温床可不简单,质地细腻滋润仅是表象,对气血的濡养作用、及体内精气的化神作用,才是其珍贵之处。

  气是人体内活力很强运行不息的极精微物质,精化为气即为精与气的转化关系。

  脉称血府,血液循血府运行周身,内至脏腑,外达肢节,周而复始。

  气为血之帅,血为气之母,更蕴含的庞大血脉之力与强悍能量浓缩,但其中的阴阳相和,方能维持机体处于始终高速运转状态。

  气血充盈、阴阳调和,修行速度也就更加迅疾,且修为越是精深,血脉能量就会逐渐显现,上古神兽之所以肉身强大、进化神速,就是得自于它们天生气血之力的强悍无比。

  这种天生气血进化程度越高,演化天赋神通威势越神奇,人类修士也是如此,仙人法术实际上就是自身气血所演化的神通,由此而衍化出来的一丝一缕单纯技法,就是低阶修炼环境里的秘术来处。

  由此可见,白玉温床的独特气血演化功能,是除正常修炼之外,血脉之力的潜移默化,其效果难显却意义深远,一旦凝结而成,终生受用无穷。

  阿明与撒舍尔就被李之安排白玉温床的拆解,冯四则是另一个壮劳力,负责白玉温床之下深埋地底的能量石挖掘。

  白玉温床本身所具有的灵性,也需要能量提供运转,垫石上刻绘的阵法,就是保证能量供给并维系运行的引导效用。

  能量石则是类似如外面阵法禁制下的云母石之类,其效果甚至远不如李之手里的半月石,但也是种能量凝结矿物,有白玉温床本身灵性,就省去了李之的灵性矿石的损耗。

  深埋地底的能量石可不是小数目,而是一条长达十几丈,呈一丈方圆直径的柱状矿脉。

  当然不是它天生就存在于此处,是那位原来主人的刻意安置,为的就是让白玉温床的精化气血功能得以维系。

  这种能量石对于修炼者来说,除非当做阵法结界的能源提供,是不能被吸收体内的,其作用面极为狭小,因而常常被修炼之人忽略掉。

  直到后世现代,高科技发展之后,这些能量晶石才被广泛使用,其能量本是有极强放射性的,对人体有害。

  常见的水晶、碧玺以及各种宝石其实也属于能量晶石,但完全没有放射性,才会被当做珍贵物件收藏、配饰。

  至于岩壁上那些记载,房亭许所言的师门传承功法仅有一部,因不曾切身修习,李之并不知其有多神奇,而且道家功法开篇都大同小异,仅是读念是体会不出其中精髓的。

  倒是那些同样单独被分列出来的秘技,却能自字义上瞧出部分端倪。

  就像莘景山与离其之前深研过的那一部意念攻击术法,就是一门相当高深的神识术,若李之前几日未曾悟得简化版的神识专用术法,也体会不到这么深。

  但他们二人就不同了,自身不具备神识,脑海还未进化为识海,能够意会到的部分,也只有意念的调动方式而已。

  实际上正如李之所言,那是一门完整的神识术,最浅层次的修得就是意念术,对于修真者而言,是可忽略不计的秘术入门。

  只是神识术本就是建立在识海与神识凝结之后的基础上,李之讲二人无法修炼是没有错的。

  但由掌握了神识术之人,根据原理演化出意念术还是很简单的,但不会具有多明显的攻击性,至多可令对方脑海产生短暂影响而已。

  不过传音入密已可以做到,当然也会是破绽百出,面对境界实力高出太多之辈,还是有被窥听的可能。

  另外的秘术同样不可小觑,比如符箓术,那是一种同样失传了的道家符箓法术,但作为秘术存在,就表明它不是以符箓术完整符箓术出现的,而是专门供画符用的符字直接构成的某一符箓凝练之法。

  就像是李之之前自媚儿处获得的完整炼器术,起首页就有乾坤袋的炼制秘法,因而他与承弼老道,才能在炼制能力有所不达的前提下,炼制出乾坤袋,与炼器术原理基础认知无关。

  岩壁上十几种秘术里,符箓类的秘术就有五种,三种效果符分别是火符、雷电符、金甲盾符,各自有相配的炼制与使用的法诀、手诀。

  另两种位阵型符,一为困阵符,二曰幻影符,根据其字义理解,很容易就能明白。

  技法秘术也有五种,遁地术即为其一,但远不如左三的遁地术那等纯正而完整修行术法,只是借以躲藏而无地底遁行的仅具其形而已。

  另其四分别为幻臂手、乾坤移、节外生枝、腋底偷香,则是如同幻术一般,凭借着迅疾无比的手速而演化出来的障眼法,也算是神奇技法的精髓招式了。

  李之掌握的凌旋七步,其实就是中身法秘术,乾坤移无疑也属于此类。

  还有两种秘术叫做荡音笛、易容术,前者是一种音波攻击之法,后者就容易理解了,是通过面部骨骼移动,改变原来相貌的改容换面秘法。

  或许这些在仙人眼里不值一提的小戏法,对于修真界来说极有可能就了不得了,不然那位飞升仙界之人,怎会有闲工夫将之刻录下来。

  这也是之前人人沉浸其中的原因,仅从字面上看待它们,就已经足够震撼了,所有人均深知,将这些单独取出一个,足以堪称传世传承了。

  只是因为时间紧迫,他们尚没时间静下心来考虑其他,一心专注于完整抄录下来。

  李之负责最后的校对,在众人紧张忙碌之时,他一直不停巡视。

  期间有两次找机会将阿依莎带出来,九岁的小姑娘了,有李之特别交代过,她懂得朝元秘境的隐藏必要。

  等回到马士革城,已是启程在即,麦利克并没有询问几日间的去处,但一下子两个女儿的离开,还是让他很隆重的找李之深谈了一次。

  关于萨辛部落部落事件的善后处理,李之也没打听,至少在麦利克神情上,他能看出隐藏很深的笑意。

  临行前,以正清文绮堂的名义,李之赠送了很多东西出去,并悄悄塞给依兹迪哈尔两千金币。

  几日后重返布林,早已提前返回希沙姆,带一行人到里斯集市签署了正式协议,两处十七号门面从此归于正清文绮堂。

  而且这段时间进行了精装修,大体按照大唐店面来布置的,得自于皇室的各种特权文书一字排开,并有麦利克帝王亲笔牌匾字样拓印完好。

  当天夜里,李之就将能拿出来的商品一一摆设,其中的纸业相关,日后将由纳西尔开设的造纸场来供应。

  店员与警卫皆由总督府提供,掌柜则是在船员中立时挑选了一位。

  所有商品里并没有鼻烟相关,这是因烟膏的提供根本不能保证,而且此类产品与酒类同属于严控范畴,但远不如酒类更有市场。

  于是,整个阿拉伯帝国唯一皇家授权、公开售卖的酒业门市,就在布林悄无声息展开了,但对购买者有严格限制。

  当地人需要地方政府签署的特许证明文函,所说对某些特权阶级限制不大,但能很好地为公开售卖提供一份保护。

  港口内大批外籍人士仅能限量购买,而且对饮用场合有严格指定。

  正清文绮堂所有商品价格本就不菲,酒类被套上诸般限制却侧面无限提升了它们的身价,在第二天的试营业后的几个时辰后,巨大名气已经宣扬开来。

  而整个里斯集市并未因之前的杀戮,而令顾客止步,相反人流不断的来往人群里,倒有五成是奔着坊间传说来的。

  不过在见识到正清文绮堂各式耸人听闻的价位之后,两家门面迅速走红,布林本就是整个帝国富贵阶级最为集中之地,因而在三天后李之一行人离开时,里斯集市名气如火上浇油般暴涨人气。

  正清文绮堂在大唐就是奢华的代名词,布林分店同样如此,仅是东十七号三层玉器行的宝石与金刚钻,其中精品,动辄几百金币的骇人价格,令它们在权贵圈子里迅速走红。

  几百金币相当于大唐纹银的数千到一万,可见对仍处于经济严重发展滞后的帝国来说,绝对是个惊爆人眼球的恐怖数字。

  在赶往马士革前,巴斯蒂昂已随盛京一号、二号赶往向欧洲,这时候怕是已经过数个沿途小国家了。

  此行巴斯蒂昂的作用很重要,许多需停靠的港口,均是他打着东罗马帝国皇室的牌子,打通的产品流通渠道。

  当然不会如分店那般涉及面广,这要商品还是以纸业与织锦为主。

  再一月后,李之一行人终于抵达广州,于那一地会有个两日停留,首要的事情,就是通知贝家尽快赶工。

  由他们的木器场衍生的木质手工饰品,可是在开业的几天卖疯了,那也是正清文绮堂里价格最低的一种,此此带去了两万多件,一多半留在了布林。

  西十七号三天时间就卖出去一千余件,由清绮负责的统一采办,大批量加工就是木器场依照样式赶制出来,其成本不过几文钱,却售价相当于几百文。

  也就是说,仅仅那些不起眼的小饰品,三天时间就给正清文绮堂带去几万两银子的收益。

  那玩儿意近一年不会市场饱和,很多小姑娘可是十几件的抢购,即使大唐有人关注到这条生财之道,也会是几个月之后的事情,毕竟来回路程就要三个多月的时间。

  况且那是希沙姆的地盘,随便找个借口,就能让类似商品的流通暂时停滞一两个月,一年后正清文绮堂已经赚得足够多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