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唐朝生意人

第一百零三章 睡衣秀

唐朝生意人 素布可奈 5544 2019-03-21 17:01

  接了庞啼回到东诸山已近午夜时分,众跟随如夏婆婆者,尽管不知其为何执意连夜赶回,却也无人相询,李之天马行空思路,他们早已习惯。

  正清文绮堂就是那处院落新名字,如今已经刻匾高悬,在两侧大红灯笼照应下,倒也很像那么回事。

  一众随从就在外院歇了,李之领着三女回到内院,竟是连庞啼就寝房间也布置好了。

  回头却望到清绮嘻嘻而笑:“我与瑜然也各有一间呢,这颛孙家似乎很希望我们住在一起,竟是丝毫不顾及博文约礼,我们这般礼坏乐缺是不是有悖传统成例,会被人耻笑呢?”

  话虽描述得如此严重,观其面色却不见多少忧色,反倒喜笑盈盈模样。

  再观向瑜然,此女也仅是多出脸上一抹红潮:“我记得当初父亲答应赠与的是清绮姐姐,好像与你无关吧?为我们三人布置房间是理所应当,或许并无你的房间呢!”

  果然,转了一圈不见男性起居房间,唯有的三间主房无不富蕴女性粉黛气息,当然非因他而布置。

  “这样才好堵住众口纷纭,想必瑜然姐姐家里早就想到此点,正文哥哥若在此留宿只能借宿于我们三人,即使有违礼教也仅是他本人不尊而已,与旁人无任何关系!”

  庞啼这句话显然切中问题关键,并非颛孙家上下不尊礼教,抑或纵容变古易俗行为,而是李之个人问题,与颛孙家那般世代读书,以传统封建礼教为行为准则的诗礼人家无甚关联的。

  李之哑然失笑,颛孙家当初还真是答应的清绮,将原有迎客楼相赠,确实与他李之无有瓜葛。换句话说,容留何人夜宿也仅是清绮一人事情,与他颛孙家再无关联。

  实际上他们能做到这一步很是难得了,毕竟如今正是封建思潮占据绝对支配权年代,农奴与奴隶的存在就是鲜明特征。

  此时礼教规定男女之间不能直接接触、言谈或授受物件,有所谓“食不连器、坐不连席”之语,认为一般情况下男女是不能有身体接触的,特别是未婚女子,更不能和男子有身体接触,哪怕是给对方递东西,也要想放下,再让对方取,此即为“授受”。

  如果未婚女子与男子发生身体接触,哪怕是碰了一下手,也认为该女子被玷污了。所以才会有因为被人碰了一下,而要嫁给对方或自杀的事情发生!

  即使如今相当开明的大唐,虽不至于碰一下手就上纲上线,但授和受其中本意中给与和接受,还是具有相当严苛礼俗规范限定的。

  但实际上在权贵家庭,关起门来又有几人严苛执行,像是但凡有点银子的富家人,谁家不是丫鬟遍地走,小小公子哥一出生就有贴身侍女陪伴,又有何人施以封建礼数严禁?

  因而颛孙家这样安排,也仅是挡住某些擅嚼舌根妇道人口舌之逞,毕竟他们家瑜然郡主此时尚未婚嫁,只是口头定亲而已。

  这样安排倒是让李之得了意,既然没有他固定房间,总不能真如随从一样被赶至外院,如此一来,乐意留宿在哪一女房间也有情可原了。

  这不仅仅是他个人想法,庞啼便是首位响应者:“哥哥住在我这里就好,或者找间更大些的,我们挤在一起!”

  二位郡主里,只有瑜然面显羞涩,与之摸爬滚打十几年的清绮,一点也不在意什么礼俗禁例:“挤在一起也好,有啼儿这个小人儿在,省得这个男人某些时候升起些羞人念想!”

  出手扭了把眼中奇彩频闪的李之,“还不快去浴房看看,那些神仙石也拿来了,木炭与木房建造早有交代,两日时间里,说不定已然建制妥当。这两天身上脏得很,可是要清洗一下!”

  打发掉李之前往浴房,三女寻得各自房间置换衣物,那个时候可没有睡衣,而是种叫做亵衣的衬裙样罩体衫,但在颛孙家族这等上等锦织世家,有专门定制丝绸质地亵衣,等到李之抬眼望到三女均着清一色淡红锦绸亵衣出现,险些惊叫出声。

  那时唐代浪漫奔放文化流行,使得内衣样式发生很大转变,在我国历史上首次出现了不系带内衣,称为“诃子”,就是此刻三女身上之物:弛其上服,表其亵衣,皓体呈露,弱骨丰肌,便是带给他强烈视线冲击实景。

  “死相!”清绮很得意李之此刻失魂落魄神情,而较之畏缩着不敢近前的瑜然,年龄最小的庞啼,却较之清绮更不在意,奔上前去,就双手吊在李之脖颈上,浑然不觉举手抬足间,一片肌肤胜雪滑显,晶莹中天生柔美如玉。

  而此时男人两手正满是木炭黑渍,叉张着不知如何是好,还是清绮扭着庞啼耳朵扯了回来:“虽说眼下还不到冬季,着这一身也实在有些凄冷,展示下就好,我们还是快些回去加衣!”

  “感情你们也知道冷?这是向我显摆来了,却不知自己早被男人眼神给俘掠了,不知轻重!好了,那一间木屋就是更衣室,你们去里面吧,我已燃上木炭炉,很暖和的。”

  三女嘻嘻哈哈向更衣室跑去,李之苦笑着摇摇头,这等诱惑太过刺激,自己可是忍不过三两次的。

  熏蒸浴房也有木炭炉安置好,原本外面有两名丫鬟留守,就是负责两炉具供暖问题,此时正在木质浴房内帮着清理。

  两套炉具具配置好齐全铁质烟囱,可完好预防煤气中毒,而熏蒸浴房内这一套,多出一个铁箱子,如今李之已把几十块神仙石抛入其中,只等石块被高温煨至滚烫就可使用了。

  不多时,二位郡主与李之的八位丫鬟也来到了,她们在内院同样有专门侍女房间,这时候也是穿着轻薄衣物前来侍浴。

  “以后就在这里更衣,马上入冬,穿这么少来回奔走还不冻坏了!你们也去那里候着吧,等一切妥当了再过来。”

  与自家主人一样,她们也不必避讳李之这个大男人,来去神情淡定得很。

  李之设计的这个熏蒸浴房算是极为精致了,为一层层厚厚原色木板凿孔开槽榫卯而成,早前浴室里大木桶被安置在另一密封房间,仅与此间一门之隔。

  原先浴室地面上火道等流通通道,已被木房烟囱走道占据,却是不需另行开凿。

  整座熏蒸浴房分两个房间,每一间都有十几个平方,三女加上八名丫鬟轮换着蒸洗没有问题,外面有数个硕大水缸都盛满清水,之前那两名留守丫鬟,仅负责木炭炉添火,浴桶加水加热就可以了。

  待得一切准备就绪,反复测试了十几次,李之才大汗淋淋的招呼众女来到,一一演示后,指着另一温水冲洗房间:“衣物解在那里,擦拭物也有几套,每一次进入这里不得超过一盏茶时间,万万不可超过了!来回得疲了,就在几只躺椅上休息一下,茶几上有零食。”

  一盏茶是古代时间量词,大约相当于后世的十分钟左右,而一顿饭则是二十到三十分钟,一炷香三十到五十分钟之间,都是极模糊的时间概念。

  “哥哥不与我们一起么?”庞啼忽闪着两帘长睫毛,歪着头问道,看不出是在调侃还是真诚,神情淡定得辨不出真伪。

  在几女捂嘴悄笑里,李之表情极为窘迫:“事先要把自己头发弄湿,不然头发会被烫脆烫软,手指上戒指、耳朵上耳环,也需事先摘下来,免得它们被加热后灼伤自己皮肤。每人手里都抓着一条湿毛巾,预备在呼吸困难时候,用它捂着嘴,缓解一下。我就在外面候着呢,有何问题就大声呼喊,切莫自作主张!”

  毕竟第一次使用,他可不敢离开稍远。

  等他来到外面,熏蒸浴房里已经嬉闹为一团,就是这短短演示时间里,李之浑身上下更如水捞,这时体内气劲就派上了用场,几个流转,衣服已烘干大半。

  很快就有庞啼大呼小叫声音在熏蒸浴房里传起,和着将热水泼在火热石头堆上“扑扑”冒出的灼热水蒸气响动。

  随后清绮、瑜然也接续传来惊叫声,但很快各种惊呼就渐渐不见了,浴房里温度很快就飙升上来,在内之人皮肤开始大量往外流汗,汗水像无数条小溪一样,从身体各个部位蜿蜒流下,连气都透不过来,姑娘们哪还有机会喊叫。

  就浴者原本五脏六腑还是冰凉、紧缩着的,一旦到得此时,就会是灵魂与身心大解放时候,那一刻高温热蒸汽就如同洗脱尘世凡垢之时,也是能够加快血液循环,使全身各部位肌肉得到完全放松,达到消除疲劳,恢复体力,焕发精神时刻。

  再经由反复干蒸冲洗的冷热刺激,使血管反复扩张及收缩,不仅能增强血管弹性、预防血管硬化效果,对关节炎、腰背肌肉疼痛、神经衰弱等顽疾都有立时疏解奇效,这才是李之执意建立起熏蒸浴房根由。

  闲得无聊,又不敢离开,李之只好借此机会就地打坐,以期寻找一下体内气劲,是否需要道家修行那般运转。

  只可惜,他心神冷静下来,体内气劲也紧跟着静如蛰伏,即使频频用意念调动,也仅是令气劲流于其形而不见其势,只有无奈后站起身,运转开经络强体术,那些气劲才活跃过来,而且踊跃地奔流在二十几处已打开窍穴之间。

  他不知道自己此时修为算是哪一层面,根据俟老六介绍,狩猎者仅指武界最低层面那一类人,身手也曾受过良好训练,但只是较之普通人高出许多而已。

  一旦学有小成才会进阶为狩猎师,就是那种可抵百工之人的将才,老吴头和夏婆婆为狩猎师中的三级,他们之上就是传说中的大师一阶,也分为三个等级,整个大唐初、中级大师也不会过百人,多在皇族或显达人士身边隐藏。

  大师一级就不再与狩猎一说有什么联系,统称为武学大师,大师之上就是宗师,这一类人存世极少,来无影去无踪,具体数目难以估算,而且每一位存在都会是皇庭所忌惮之人,已经是武学中的极致。

  但李之自感与武学大师以下各级别都不相同,当然不是说自己修为就高过了他们,而是他体内气劲的存在,显然是那些人所不具有的。

  尽管他不知孙思邈为哪一级别,想来作为他们五人的师父,达到大师一级几乎不用质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