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唐朝生意人

第五百一十一章 人脉

唐朝生意人 素布可奈 6363 2019-03-21 17:03

  久违了的长安城,终于在三日后抵达。

  入城门前,孙思邈已在城郊处的那个秘密住所留下来,只等与离其、杨高澹等人见过面,就要返回另一隐秘居处。

  此时不到午时,探到清绮等人均在东西两市的店铺内,顾不得安置撒舍尔一家,就入了城门,直奔西市。

  西市门面里是瑜然与懿懿公主留守,店内生意依然火爆,好不容易才挤进三层处。

  瑜然一见到忽然出现的李之,自然引来一声尖利惊叫,引得旁人纷纷瞩目。

  看到李之在直勾勾盯着自己肚子,瑜然脸上显露一撇羞红,便被浓浓甜蜜笑意所替代,一把抓过他,公共场合不便过度亲昵,只是取出手帕,来为他擦拭额头汗水。

  两人躲在高高柜台后面,嘀嘀咕咕良久,直到蹦跳而来的妹妹颛孙琴心赶到,口中发出同样一声惊呼,这才打断二人的卿卿我我。

  如今姐姐有孕在身,颛孙琴心与母亲就被打发到这里帮忙,她惊叫后就跑去二层报信,不多时,懿懿公主就飞快来到。

  此女对李之的心意,身旁人都心知肚明,而李之经过一段时间的内心纠结后,也逐渐接受了她。

  不过在近段时间内,他还不想打破这种众人皆知的暧昧关系,毕竟阿菲法公主一事还没得到解决。

  懿懿含蓄地向他投来思念眼神,就被李之借口岔开,随手塞给她一大堆稀罕物件。

  这些东西大多来自喜鹊岛上的搜刮,其中不乏各国精品,又以女性装饰为最,自然成功引开懿懿的关注力。

  其后随着瑜然母亲的到来,柳逢娥,方林姨,倩儿,岫玉,娄副监,张师爷等人一一来到,一番寒暄后,礼物也随之送出,一场皆大欢喜。

  不久,瑜然母亲就催促着李之赶往东市,瑜然紧随身后,懿懿倒是想跟着,但不知想到了什么,临时改变了主意。

  与等下楼下院子里的继源、伏辰等人汇齐,一众人赶往东市。

  路上,瑜然一直抱着吉达妮不肯撒手,显是极为喜爱。

  羽灵姨、夏婆婆没跟来,只与李之一番亲切交流,包括轻骑兵中的唐七,方品,还要留在西市负责安全巡查。

  刚刚来到东市入口处,就见禁卫兵丁袁三等人迎面赶到,他们就在牌楼前哨兵岗上值勤,远远就能望见李之一行大队人马。

  由他们帮着维护通行通畅,才得以在较之西市更人头攒动的街面上快速通过。

  其余人等还是留在院中等候,只有李之带着瑜然赶往顶层。

  阿菲法、庞啼均在,自然引来还一阵子的又哭又笑,尤其是庞啼,一张小脸哭得通红,引得瑜然、阿菲法都早陪着掉泪。

  很快在底层的清绮赶了来,很大方地与李之搂抱一会儿,便出言调笑庞啼,小妮子这才破涕为笑,开始搜刮李之乾坤袋里的各式宝贝。

  不过因院子里有人等候着,也不好过度耽搁,再与清绮商议之后,众人决定立刻赶回家。

  春柔、夏舒她们都在,包括已从主厨位置上退下来的冬卉,就暂时留在店内看管,只带上了萍儿、翠儿。

  因为老吴头、俟老六、邢大头、封行、陌邵、白喻等人均在场,离其就腾出来跟随众人离开。

  因瞻远阁对面不远处就是酒坊,众人先行在那里落脚,这里人更集中,老刘头、其其格、杨高澹、老明王、关铭、张旭、容弘冉、古沫然,甚至谭师傅都在。

  一番交流后,李之不好离开,就留下来讲述一路经历,清绮等几人,先带着众客人前往文绮堂安排住宿问题。

  目前瞻远阁为李之及夫人们的住处,文绮堂就被当做身边人与客人们的住所,主楼与附楼足有几十个大小房间,安排下百多人都没有问题。

  撒舍尔一家四口则被安置在瞻远阁院中附楼,那里有阿菲法以及一干随从,因宗教原因,居住在一起也方便。

  李之此刻正奇怪谭师傅等人为何在此间出现,老明王笑道:“我拉来的,包括弘冉、沫然二位老兄,是因为商量于近日开张的茶社问题!”

  “哦?地址选好了?”李之问道。

  “就在东市与兴庆宫之间的春明门,那里是城里权贵们最经常经过之地,我们的绝品茶,可是只有这类人才能消费得起!”

  谭师傅大笑,“正文,你别听老明王的,这些都是借口,茶社开办在即是不假,但围绕着此事,这些人来来回回借用名头聚集了好多次,正是没见谈几句,就铺开了桌子,摆上了各种酒!这不,一来二去,这里就成了酒场,把张旭小子也吸引了来!”

  张旭哈哈大笑,显然小小年纪,已与一众老家伙们混得极熟,“谭师傅,您老敢拍着胸脯说,这其中没有您的主意?”

  谭师傅白了他一眼,“小孩子知道些什么,我是在监护弘冉、沫然二人,他们怎么说也是我老人家的半个徒弟,酒喝多了,回去怎么精雕细刻?”

  被当做玉雕作坊的库房处,如今已有几十号人,简单材质的鼻烟壶等物,有专人负责。

  老明王在一旁催促着李之取出茶叶,李之虽然还没来得及显摆此行所得,但他此次外出的目的之一,就是寻找绝品茶。

  而老明王在临淮郡王那里,可是知道一些内情,包括随他一同在鄂州城运回来的钟乳石茶海。

  李之不急着取出茶叶,另一具钟乳石茶海先行自乾坤袋中取出来,自然引起一阵轰动。

  容弘冉叹道:“明王府内有被老明王生生硬抢过来的茶海,已经令人叫绝了,这一具更是了得,不仅大出三成不止,石料好像也更精致些!你们看这上面的天然石纹,较之精雕之物也不差多少!”

  被抢去的自是临淮郡王手里那一具,面对着他的女婿,老明王毫无愧色:

  “今日里我给你们说实话吧,正文这小子一口气打造了二十几具,将来我们的茶社,只摆放此类茶海,仅是这等独一无二的风格特色,就能造成今后生意需要预定才有座位!”

  老刘头神情激动的走上前,上下左右一阵子打量,又是搬弄,又是塞垫地忙个不停。

  老明王制止了李之的欲加询问,“正文,老刘头有这方面的特长,如何迎合风势,最大限度地体现茶海内无数空洞的朝向,这可是种技术活,一般人做不来的!明王府那具茶海,就被他一番捣鼓,最终效果,无不称绝,这玩意儿轻忽不得!”

  李之呵呵直乐,“我在前方辛苦打拼,你们这些闲暇人等,居然这么快就摸出来其中门道,居然玩儿出来花样了!”

  老刘头不乐意了,连支吾带比划,李之与之接触时间长了,很快就兵败了他的表达意思。

  他这是在辩驳自己,此举可不是为了玩儿,方位、角度对了,引入风势所产生韵律也格外悦耳,那种不经任何人工雕琢的天然音调,才会使人心境舒爽。

  关铭见此情形,悄悄将李之拉到一边,“也给我家老爷子搬一件过去,这段时间老人家有心事,有了它能令其尽快恢复过来!”

  此人即是未来妹夫,又是懿懿公主的亲哥哥,而且心事来由很可能与懿懿的未来婚事有关,李之可不敢不尽心。

  “明日吧,各家都要走一圈,到时候第一个就去你家,这是我记得的!”

  得到李之诚恳态度,关铭才笑道,“这还差不多,还有茶叶带上些,老爷子的身子也需要调理一下了!”

  耳听得这些琐碎事,李之不仅为觉得劳心,反而极感亲切。

  出门在外这些时日,他其实很想念与亲朋好友团聚的日子,往往这个时候,心里很是踏实。

  杨高澹则瞅机会问起孙思邈一事,那是他的亲爷爷,心里是很挂念的。

  得知老人家此时就在城外,就决定提前赶往,另交代李之,私下里给容弘冉三人讲了,别饮酒误事。

  他们三人里,只有离其酒量最是不济,却总不肯动用修为解酒,酒瘾也是最大的一位,于是等杨高澹离开后,李之首先叮嘱了离其。

  随着伏辰、继源、撒舍尔、老幺亓官广平等远客来到,现场的品茶会自动换为了酒场。

  几位女性陪着克里麦及两个孩子,另外开了一桌。

  主厨就是老刘头,他的手艺可是御厨级别,很快就让伊本吃得满嘴流油,喜笑颜开。

  老幺与张旭很快就亲热起来,一则年纪相仿,再就是脾气性格很是合拍。

  在此期间,仍不断有人出现,胖子李龄就首先来到,紧接着就是一帮子明王府中人,李昱与元婉郡主,李呈,李翎,还有几位堂弟堂妹。

  宓覃与莫俊一向焦不离赞,当然身后还有班普这个永恒的马弁。

  李怿则领着一大票军中兄弟前来,那些人还是在他婚礼上与李之的朋友们结识,基本上是长安城内有名姓的武官后人,他们目前关系走得很近。

  紧接着是临淮郡王府一干人来到,人数足有三十几人。

  突如其来的场面庞大,出乎了李之的预料,眼望院子里都被摆上了酒席,让他颇有些无语。

  他现在急需的是与几位夫人尽享团聚时刻,如此一来,就暂时断绝了念想,毕竟这些人是为着他而来,早早躲了开去,实在是有些失礼。

  容弘冉、古沫然、离其三人,在人来人往中悄声撤出,赶往城郊处。

  他们身影消失不久,阿明又是跟着纳西尔来到。

  不到晚间,奉邬县一票人赶了来,包括常雨伯与庞大牛、庞吕氏夫妇。

  人群里的封师爷瞅机会走上前来,低声提醒,“这里仅老刘头带着几人掌勺绝对供应不及,还是尽快派人赶往就近酒家定制一大批,这还是东诸山颛孙与断崖山没得到消息,但晚上可能都会来到。再加上还在东、西两市忙活着的那些人,怕是场面不与你大婚前夜规模小多少!”

  李之很以为然,忙嘱咐他去找人办理此事,阿菲法随后来到:“我叔叔说晚上还需要几桌清真席,阿卜杜勒家族也来了不少人,昨晚刚刚来到的!”

  清绮极理解李之此时心态,捂着嘴偷乐,“我看今日里是别想清净了,你离开的两月,不但盛名不减,反而比在时还要引人关注!看着吧,这才哪到哪儿,晚间时候,杂七杂八人物也会源源不断,怕是偌大个酒坊,也容不下太多桌椅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