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唐朝生意人

第四百四十五章 造化石

唐朝生意人 素布可奈 4161 2019-03-21 17:03

  造化石的概念,来自于阴阳果带给李之的最直接感知,好像他天生就知道此物的真实存在,但此时的造化石,并未与他之间产生任何意识勾连,因为此间的禁制力依旧存在着。

  李之不觉起身前往,不等他想着伸手触碰,一股绵绵柔和之力,已经将他挡在原地,寸步前进不得。

  甚至李之接下来的意图感悟,尚未将感知探出去,同样被柔和之力无声拒绝了。

  屡番尝试之下,依旧被某种禁制之力所婉拒,李之苦苦思虑后,眼中不觉一亮。

  与此造化石一样,存在于他的朝元秘境的大道石,一样衍生自开物造化之前,先于天地而诞生,是不是两者间有什么相互联系?

  而且大道石真实状态,同样是五色萦绕,所交汇出绚丽奇光如五色祥云,一如方才交构出的阴阳图雾气五色光彩。

  更为奇妙的是,大道石到目前为止,隐在其中的庞然能量体,处于被某种禁制封印状态,与面前造化石存在状态几乎一模一样。

  心念转动之下,李之瞬间就将大道石取出来。

  下一刻,他身处空间内,轰然涌出来恍若沉闷雷声滚滚的天地颤动。

  与此同时,大道石与造化石几乎在同一时刻,赫然迸射出五色光闪,两相汇聚后,再一次产生轰鸣震颤之音,并于一种与天地共鸣般的通彻光意缭乱里,忽然变换为漫天绿色光影。

  光影交织里,李之之前所感禁制力刹那间消失不见,只余得一道道散发着翠绿光晕的自然法则气息,带着种与此间天地气息心意相通的透彻感,充溢开来,并转眼幻化为漫天鲜活生机。

  李之之所以意识到,翠绿光晕中所蕴含的为自然法则气息,是因为它所散发出来的深邃自然之气,远远超过他有所感知的自然规则之气,那是一种高高在上的、深远到难以测知的极高尚气息,如天地至理那般地撼世存在,令他身在其间,感知到自身的渺小至微不可言。

  那是一种邃深宇宙奥秘,也是道法自然运行化生的自然之道,几乎崇高到需要仰视,李之的所谓感知力,不需探出,就已处在萎缩心悸当中,不敢稍有泄露。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是万法归一之道的中正之道,大道石就是因大道意志蕴涵其中,与同样演绎着创造演化自然玄奥的造化石,交织出始应天地造化效果。

  这种效果演化出来与天地同息,与岁月共成长的极致鲜灵之气,似如自然本源,融于这方天地间,正汩汩生发着璀璨绿意生机,顷刻间弥漫出满天翠绿光晕,铺满在李之的感应范围之内。

  好一阵子的神志恍惚之后,待得那种心神震慑逐渐消失,李之心念忽然灵动,走上前去伸手探出,与大道石一样悬空飞起的造化石,就毫无阻碍的出现在李之的手中。

  他入手处只感一股神圣气息弥漫在心田,随着一滴精血滴入,造化石尽管依旧如大道石一般,仍处于某种天然禁制封印状态,但意不拒绝李之的探识,并且与之产生一丝熟稔感觉。

  再将大道石取在手中,二者瞬间产生某种意念相连,并不再迸发出剧烈反应,而是仅有其上道道隐晦光晕,灵动得愈发如生机盎然。

  李之下一刻身形就出现在朝元秘境当中,造化石之前所营造的禁制空间,也随着进入,于瞬间与大道石所气机衍化的禁制力相互融合,引起方圆百丈内一阵空间扭曲颤动,继而化作一道道淡淡绿色纹理,遁入如无形,再也难寻其踪迹。

  不过他却知道,这百丈方圆,从此就成为了朝元秘境中一处独特存在,有别于秘境空间,自有它自行运行演化的一方天地。

  而手中二物,也自行落入土壤里,相距不过一尺,在没入不见的瞬息后,一道崭新天然禁制力凭空产生,将方圆百丈尽数包裹。

  禁制之内,那几百株魔树,原本就生机极度旺盛,在感受到造化石到来之后,更是抖颤出唰唰声响,如无风自摆,显示着它们的兴奋之意。

  便是那阴阳玉簟树与蓇蓉草,也自行落在两块神石寄身之地,那里是大道石原来存在处,有石元液的气息留存。

  这时候,李之才有时间感到来自心底的喜悦感,因他隐隐觉出来,因为大道石的大道意志,由于遇到具有自然演化能力的造化石,才算是真正产生发展繁衍作用。

  但是,由于朝元秘境本身不具有灵气,二者合力圈画出自有天地,等到此间灵气泛生之势完美生成,才会渐向整个空间内泛扬,直到秘境之内灵气完全充溢,就会是朝元秘境产生巨变的时刻。

  这也就意味着,李之即使今后不进入修真界,也拥有了灵气环境需求,尽管他尚不知那时候的朝元秘境,何时才能真正演化出来。

  不过他也没有在秘境里多呆,取下九枚阴阳果,就瞬间返回孙思邈二人所在之地。

  阴阳果已然成熟,就是他不摘取,也会因果熟而随蒂落,化作养分融与土壤。

  有已然变异的蓇蓉草存在,阴阳玉簟树一样可以自由地生长,二者均为颇具灵性的极高级鲜活存在,李之能从它们的灵性反应里,获知采摘阴阳果的必然性。

  看到忽然现身出来的李之,顾不得详细询问,孙思邈首先将阴阳果谨慎收入玉盒,这才向李之投去疑问眼神。

  将经过大概讲过后,李之解释道:“阴阳玉簟树与蓇蓉草,正是由于造化石中的能量养分,才顺利成活,并开花结果,其中不乏运气成分,与我们之前猜测应该不会相异,就是因此处地下异变,才导致造化石无端出现,或许这就是冥冥中的天意所为吧。”

  继源并未打听那两株神物的具体去处,“不仅如此,也正说明此间地底定有某种更加神奇之物,神物之间感应是超乎于常理的存在性质,无论神植亦或造化石,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必然会是因某一神物的灵性召唤。若说阴阳玉簟树与蓇蓉草的种子,早就存在于这处地底我是不认同的,毕竟这里没有它们所需的灵气环境。”

  孙思邈赞同地点着头,“具体是何原因已经不重要了,存在即为合理,管他有甚机缘巧合或是凭空生得,造化石的出现,既是命运,也是福分,有此善果,同样也是我们的善果,明知造化弄人,何须究其来处!”

  李之大笑,“正是春天,又临夏暑,顷刻秋霜,逡巡冬雪,皆为天地中造化,既然难晓难参其中玄奇,我等目前如此低下境界,也的确不需要自寻苦恼了。”

  忽而他急声道,“余下感叹,留待稍后再做深谈,马上就要天明,我们还是速速赶回去,我还要潜往渡缘寺,暗中撒下石元液,省得茶树不得以善终。”

  上山容易下山难,返回之路也就迅速了很多,回到天柱峰山脚下,打发二人先行回往凤仪苑,李之自行隐身前去。

  等他回到二人身边,继源已经急不可耐地问道:“方才未来得及相询,我怎么觉得李先生身上气息又有高深变化?是不是先生的境界再有突破?”

  得到了李之的肯定答复后,继源的目瞪口呆,引来孙思邈呵呵笑意:“早给你说过了,正文的存在已是种超然现象,过度地纠结于此,你早晚会被气死的!”

  继源叹道,“还真是如此,马爷,你是早有心境升华了,我却需要一段相当长时间的来适应。”

  李之与孙思邈尽皆大笑,笑意里不乏再有宝物获得后的满足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