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唐朝生意人

第四百八十九章 实力决定一切

唐朝生意人 素布可奈 5948 2019-03-21 17:03

  何明知所言倒是实在话,直接勾兑是不现实的,酒头数量极有限,勾兑出越多低度酒利润越大。

  直接将它少量勾兑出高度酒,卖得越多,赔得越多,那是败家子行为。

  因为有乾坤袋这样的惊人之神物,更多人均始终沉浸在神志略显恍惚当中,倒也无几人关注到他们之间交流。

  就像李之显露出他的修为实力一样,强大到令人恐怖的经济实力,对于生意人来讲,同样具有肆意碾压般威慑力。

  在他们眼里,正清文绮堂是潮流,是引导,是无限资本,是开宗立派,是皇宫内院都要时不时光顾,生怕对风尚走向有了认识偏差的风向标。

  更可怕的是,还能制造令整个修炼界为之疯狂的法宝,一种在两千年前大兴其势,如今已成为旷古传说的强者护持。

  很明显,与那些依旧沉湎于其中之人相比,甘英豪、何明知之类,已迅速顿会李之的本意所在,而是与他大谈生意经,希望借助商业上的合作,来侧面维系双方之间密切联系。

  显然他们的努力是显著的,因为李之已经向贝云征询意见:“贝家主,贝家可有在广州开设酒坊的打算?”

  贝云含笑摇了摇头,并非他从无此意,而是了解李之其中深意,他更有自知之明,深悉正清文绮堂已经给得贝家够多了,仅是宣纸的代理权,以及唯一一家鼻烟壶的销售,已经能让贝家人吃上半辈子了。

  很为贝云的配合满意的李之,这才看向何明知:“这样吧,半月后派人前往长安城,带上些我的高度白酒与红酒回来,看看这里的市场反应如何,若销售量满意,其中的高度白酒,就采取合作方式,在你的酒坊加工生产,我会遣酿酒师带着工艺过来。如果双方合作愉快,三年后,我会把酿制工艺配方送给你,具体合作方式,到时候再谈!”

  顺水人情谁不会做,酿酒不同于宣纸,三年后早不再会是秘密,酿制工艺配方送了也就送了,他却是能在这三年里,不需任何付出里,就能在当地取货,源源不断发往世界各地。

  尤其是西域地区,世居草原,以畜牧为生计,马奶酒、手扒肉、烤羊肉是他们日常生活必需,六蒸六酿后的烈性酒驱寒、舒筋、活血,最适合人性直爽、野性粗犷的西域人性情。

  李之心知肚明,向那里输出品质更高的高度白酒,就如宣纸一样,会有一个无限需求的消费市场。

  能在广州港就地取材,保证供给,会成为除宣纸之外,最主要获益来源之一。

  而且他不会让自家在一棵树上吊死,通过敏感查知,何明知与甘英豪之间存在有密切合作关系。

  甘家身后有超级势力亓官家族,那个家族才是广东地界上巨无霸性质存在,影响力远超贝家。

  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李之需要的不仅仅是贝家依附上来,他的目的是整个广东。

  他相信亓官家族会最终放下心内矜持,主动接近自己一方,而之所以关注这个家族,就是李之猜测这般存在,很可能是另一个半隐门势力。

  当初作为高祖李渊与太宗李世民两代重臣的亓官作人,其真实身份为他们身边守护者。

  那人当年在大唐建立之初,就毅然决然解甲归田的主要原因,就是勘破了皇权争夺上的残酷性。

  新帝上位,弑杀当年功勋良将乃是必须,既为巩固自身无上皇权,亦为排除隐患之举。

  太宗更是因自己继承皇权希望渺茫,发动玄武门之变,杀太子李建成与齐王李元吉,控制长安,逼迫父皇李渊禅让帝位,就是现实明例。

  正因为此,作为修炼者的亓官作人,才会选择第一时间离开,也因此获赐丹书铁券,高祖另赐卿恕九死,子孙三死八字,就是自己的感恩表达。

  李之深信,终会有一日,亓官作人会派人邀请他去往昀城德寿山庄,那时就是验证自己此时推测的时候。

  因先知先觉的原因,让李之看待事务,策略布局,已越来越周密长远。

  或许此刻的自己,在旁人眼中,商人意识浓郁,弄斤操斧痕迹明显,这些他都不会在意。

  因为旁人的误读,才是最高级的隐藏方式,使得自己永远处于意念主导一方。

  果然,李之的决定让何明知很是兴奋,言语表达感激的神情之外,隐有一种如释重负般地暗松一口气。

  这些都瞒不过李之,包括他于某一瞬间,和甘英豪之间有过一个眼神交流。

  接下来一切就流于形式了,当然了,这仅是对李之而言。

  打发掉来人,独留下贝云,“贝家主可知我心意?”

  贝云明白,李之言语中是指与何家的酒业合作问题。

  李之也不能不多说几句,贝家是不带半点迟疑投靠上来的首家,他不能因此伤了贝家人的心。

  不曾想,贝云远比他想象中更聪敏睿达,见识过人,洞察力极强:“李先生不用解释,我明白其中道理,先生关注的是那个亓官家族!”

  李之大感惊奇,不禁哑然失笑,“我的目的性有那么明显吗?如此岂不是被他们猜出来心中打算?”

  贝云笑道,“他们可不会有更多察觉,我之所以有这般见识,是得到了马爷的暗中眼神传递,再深入联系,才有的如此结论!”

  “怎么话说?”李之望向孙思邈。

  “旁人或许不知,我怎能不了解你内心所想,什么时候会将心迹那样浅白的表露出去?”孙思邈呵呵乐道。

  贝云补充,“马爷暗中提示的原因之外,还得计于我事先知晓何家、甘家之间秘密商议,而两家明面上交往淡薄,私底下暗通款曲,早在十年前我就关注到了。并在何家我安插之人口中,屡屡得到了验证。”

  孙思邈白了他一眼,“暗通款曲,这般形容也是新鲜,你怎不说他们秋波暗递?”

  李之却是更惊讶贝云的深谋远虑:“是何原因,要你早在十年前就布下暗手?”

  “与恩怨无关,更不涉阴谋诡计,当年我们家长女,与何家大小子暗中交往从密,关键是那个何家昌已成婚配,且自男女私情上声名狼藉,我当然不会让小女因此蒙蔽,所以才有此手段。”

  觉出贝云语气里有些许落寞,必知其后另有隐晦事,但见他不做明言,李之也不好相问:“就这般无意中另窥隐秘事?”

  贝云颌首称是,“广州城各世家之间相互提防已是传统,不仅他们那里,贝家也有身份不明者,这已成了诸家间惯有潜规,只要不做出明显违例之举,均都默认了这种存在方式。”

  李之点点头,“亓官家族让我极感兴趣,因猜疑其本为那种半隐门存在,又探知甘、何两家暗有通连,故而才将酒业合作交给他们。”

  不需讲得太明白,半隐门势力拥有超然地位,此种超然并非指影响力,而是专指实力差异。

  贝家再有李之这个依仗,也是远在长安城,若因吃独食,招惹到一方半隐门势力,人家手段略施,就能让贝家损失惨重。

  尽管这种可能性极低,原因就在于亓官家族异乎寻常的低调,但既然存在,就不得不防,贝云也是一点就明。

  “一家独大,就会成为众矢之的,这道理我明白,李先生不必如此挂怀!”贝云说话间,也流露出对半隐门势力说法的震惊。

  李之对他的态度极满意,“当然,对于贝家,我的扶持不会只有表面这些!你回去后,挑选五名三级狩猎师,并把贝满山交给我,一年后,贝家会多出五名大师级,而贝满山更会有无限发展可能!”

  贝云大喜过望,李之这等应承,较之送给他一座金山银山还要紧要。

  且不论贝满山今后会有何等蜕变,仅是多出来五名大师级,就会让贝家有晋升为超级世家的可能性。

  在广东地面上,亓官家族成为超级世家,更多是因为他们家供奉出来的那尊丹书铁券。

  另有两家超级世家,却是被公认的实力超群,就是广州城的融家,与津平县的喻家。

  融家家主叫做融茂实,三级大师巅峰,门下不仅有二、三级大师三名,身后还有一个叫千鹤门的修炼门派,为其培养人才。

  喻家家主为喻元龙,自身境界虽仅为普通三级大师,但因地处粤东罗浮山山脉的津平县,是一处类似如天柱山的修炼门派聚集之地。

  喻家又为当地固有旺族,与很多门派都有上百年交情,故而因其拥有类似于亓官家那等神秘性,被列入超级世家行列。

  贝家多出五名大师,又有李之为其后盾,地位提升乃是必然,更不用说,如今因李之的存在,贝家已经名声大振。

  安抚好贝云,并将其送出门外,返回途中,孙思邈已在笑言:“我现在是越来越感到你的难以琢磨了,心机很深,但显之以坦诚,不会令人心生过逾防备意,这等手段,可是与你实际年龄严重不符!”

  回往落定,李之张口笑曰:“若非如此,也难以在商业上有所作为。各人际遇不同,心性也另有相异,我则是因体质特殊性,对一些感知殊为敏感罢了!”

  孙思邈表示认同,“此言倒也算是实在,只有敏感感知,方能体察旁人一些心理微妙变化,再针对以相宜谋算,的确是一大优势!”

  “接下来,在生意之外,我会格外关注与炼器与阵法,您老再于炼丹术上有所突破,我们今后实力才称得起强大,那时候就不需再如此劳心焦思,茹苦算计,实力决定一切!”

  李之的话,让凑上来的伏辰一时间大惊小怪地嚷着:“原来马爷还会炼丹术,这样我就越来越坚定跟随之心,但在此之前,李先生是否先给些好处?”

  不等李之出言斥之,继源已是笑骂:“难得清净会儿,你小子又赶了来,张嘴就讨要,面皮也是忒厚实了!”

  几人皆笑,气氛融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