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唐朝生意人

第一百一十七章 颛孙云山搅局

唐朝生意人 素布可奈 4815 2019-03-21 17:01

  “关键是神仙石来源,估计瑜然也向大哥说明了它的具体来源,此事郡王大人通过此人关系发出了需求传讯,应该会在两月内有货源来到。但这个神奇石头的来源,即使在东诸山范围内也不能公开,不然一等我们的货上市,就会引来无数追风势头!做生意就图个先机,神仙石来源越晚一天泄露,我们就多赚一天银子,没有什么一步步展开之说,一等成品上市,就要呈铺天盖地之势发动促销!但这种可移动熏蒸浴房,绝非一件成品利润赚取,大哥想过没有?”李之笑答。

  “难道说是它的配套安装也是利润来源?我们提供成品的同时,不是需要一并提供免费安装么?”颛孙邡华进一步问及。

  “那是同类产品有多方竞争状态下,为保证市场占有率,才有的配套免费服务!如今唯我独此一家供货,具体安装自然另行收取费用,因而我们仅提供地面之下配套设施施工图样,不提供免费登门安装!一个熏蒸浴房,至少要三十几两银子才有赚头,产品普及之初,不宜定价过于昂贵!那么,登门安装就是提升利润主要来源,还有今后的专业维修,神仙石补充,都属于安装队伍获得!”

  “哈哈,好家伙,李先生比我们还狠,一下就把售价抬到三十几两银子,我们还以为顶破天也就值二十两,毕竟建造成本才一两多银子!”

  “不是这个算法,产品的独一无二性质是其一,神奇效果为其二,但神仙石来源却是更不可估量!从遥远的洱海部落运到长安城,仅是运输费用平摊下来就是几两银子。物以稀为贵才是商业诀窍,一等生产普及性铺展开,我们早换作其他行当了!”李之耐心解释。

  “大哥,李先生说得对,只要能买得起熏蒸浴房的人家,谁家也有专门安装人员,但配套设施里存在着极为关键使用安全问题!因而,他们买回家,为保证身家性命安全,多出个三、五两银子买个安心才会是正常心理反应!那时候可是等同于无本买卖了,我们所付出的,不过是下人们每月薪酬而已!”老二颛孙邡岳,与老大同样是瑜然大伯家儿子。

  颛孙邡华显然也意识到这一点,“也就是说,我们产品上市之初,并不必担心销路问题,货独此一家,即使有仿造,没有神仙石,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有类似木屋与我们竞争?所以,产品身后的装修队伍,是他们不得不选择的最安全保证?”

  “不用担心旁人说你赚取银子无所不用其极,因为在产品大量上市之前,会有各大家族收到我送的过年礼物!这礼品就是一座配套齐全的崭新熏蒸浴房,并无偿提供所有安装调试。那种木房要普遍小于这里,一个大家族有成员少则数百人。一旦使用符合心意,接受礼物家族就会有十几套另外需求,十几个大家族就会是近二百套,加上名声传播出去,利用春节售出五百套应该不成问题。按三十两一套计算,一个春节就会有一万五千两收入。”

  “我的天,不需考虑新产品上市盈利问题,一万五千两银子,就能在短短一月内赚到,这可是往年整个东诸山颛孙家近一年总收入了!”

  不怪颛孙邡岳如此大呼小叫,这一两银子在唐朝就购买力而言已经高得吓人了,唐太宗贞观年间物质文明极大丰富,一斗米只卖5文钱,通常一两银子折1000文铜钱,就可以买200斗米,10斗为一石,即是20石。

  唐代的一石约为59公斤,以今天一般米价1.75元一斤计算,一两银子相当于后世人民币4130元的购买力,即使二十几年后唐玄宗开元年间通货膨胀,米价涨到10文一斗,也是一两银子有2065元人民币等价。

  一万五千两银子,放在如今人民币4000左右的购买力计算,可是怎样一笔巨大收入就可想而知了。

  当然三十几两银子的熏蒸浴房也算是天价,绝非寻常小福人家能够买得起的,但对于一名相当于后世局级干部的五品官员,动辄每月176两左右灰白收入总和,在五品官员长安城遍地走的京师地界,集中一个月买上十套八套,实在是太简单了。

  五品官相当于刺史,大唐三百六十州,每州算3名,共1080名;算上长安城内现任500名,加上皇亲500名,再算上太监100名,就另有2200名,唐朝有6千万人口,所以平均30000人里,就会有一个局级官员。

  另几品官员,一样有六成挤在一座长安城里,即使洛阳今后建都被分去一半,也同样是个极其可怕的数字。

  试想,无论奢侈品或此类一次性投资浴室,在如今的长安城内部消化,根本一点问题都没有。

  “春节后会是另一个销售高潮?”颛孙邡华性格比他弟弟成熟些,很快就猜出李之接下来目标指向。

  “对,一个春节的密集走亲访友,熏蒸浴房会再一次攀升到一个极限,所以节后会是大批量散货销售期,但那时我们的实际生产会接继不上,必须接受订单加紧赶工,但一个月内产量如何,就直接导致利益获取。但前期备货不能无限制扩充货存量,毕竟这一切仅是我们个人猜测而已,谁能保证期间不会出现某个人祸抑或天灾?所以,宁可日后拼了命赶工,也不能像第一批货那样储备充足!”

  “最难保证的是神仙石供应!”

  “那都不是问题!只要首批给他们一个很高价位,今后他们会主动运货给我们!高价位里有七成是封口费,这种神仙石获得会在明年盛夏到来前出现低潮,那个时候我们就要考虑退出了,因为第一销售季的火爆,会引起大世家格外关注,那时候还有什么能瞒得过他们打探?所以,赶在冬季到来前,熏蒸浴房大小生产厂家会遍布长安城内外大小角落,你们说我为何不打算自己干?因为我手里需要做的事情太多,正清文绮堂品牌会是一个可永久传承下去的时代标记,因而我对于短期商业行为实在没有兴趣,即使它存在着惊人暴利!”

  “所以说,这就是你们同辈人和正文之间真正差距所在!”不知何时,颛孙云山站在交谈的人丛之外,这时候插话进来,“这也是为何家主把这单生意交由你们几个小年轻的主要原因!我敢打赌,若没有正文这番话讲在头里,明年冬季你们不会有一人同意退出,但不及时退出,第一年的赚取,就会因亏损还给市场大半,这可不是危言耸听!”

  细细想来,果然有人倒吸一口凉气,因为第一年的暴利,开春生意还在火爆时,就会主动扩大生产规模,一个销售淡季下来,无论新规模,还是更多趸货就会堆满货仓,占用大笔资金,只等天气转凉好大干一场。

  殊不知,数不清大小作坊也在遍地开花,那些投入最终会随着熏蒸浴房从三十几两降至几两而沦为不值几钱,加上盲目召集的大批人工费用,之前赚取再次赔进去大半结局,几乎在生意还算火爆的春季就已经注定了。

  由此可以想象,李之其人商业眼光之精准长远,是多么的恐怖!

  人群后临淮郡王笑道,“颛孙家主把生意交给你们,是借着第一笔建业财富发展今后事业,他不给你们点破,正文也仅点到即止,就是在考量你们个人自身真正能力!谁曾想,你们的爷爷挂怀心切,提前把里面的秘密揭开了!”

  颛孙呈逸顺口接言,“这样也好,父亲虽然打乱了我和正文真正计划,但也给他们指出了,不能把第一笔引资无限制败坏干净,老一辈人更看重家道稳定,在老人家看来,未来家族多几个事业家,不如人丁和谐兴旺更稳妥!”

  颛孙云山念着胡子大笑,“还是我家老三最明白为父心意!至少一万五千两银子啊,即使多半数要交回家族,但这几个半大小子,人手多出千两银子,还不到城里给我胡花乱造,等我们颛孙家再多出几个大小纨绔,悔之晚矣啊!”

  李之一直没有插嘴,颛孙呈逸家主一番心思他早就判断出来,也正如临淮郡王所说的那样,不给这几人挑明也是念在家主苦心上。

  颛孙呈逸宁可将这一大笔收入大部分损失掉,也要培养出几个真正实干家,用心良苦,可见一番。

  不曾想家主计划还未实施,就被怀相对保守理念的颛孙云山给捅破了。

  总算明白了其中原委,颛孙邡华竟是有些大汗淋漓之感,但对于李之的敬服更是强烈得无以复加:“原来生意上存在着这般巨大凶险,李先生看待财富更具有这般冷静思路,都会是我们兄弟几人榜样!”

  其他兄弟都是点头应和,李之笑道:“慢慢来,但看问题要多方面虑及!真正等同于熏蒸浴房之暴利,可不是随便什么人就能沾及的,像是宣纸,就是旁人无法复制的更大暴利项目,但为何我这个一手创办人,到头来手里仅不过两成利益?看上的更庞大势力太多了,绝不会容许个人吃独食!再有另一个更恐怖的火药,我更不敢留给自己一分毛利,那种暴利更是沾不得,索性不如一咬牙交给朝廷,来换取日后其他项目的更多掌控权!”

  “李先生言外之意你们几个可理解了?”颛孙云山宠孙子辈是不假,但也绝不放过教导机会。

  老大颛孙邡华想了好久,才躬身回道:“李先生的意思是说,做生意还要脚踏实地,没有天上掉馅饼之事发生,趁着外人迷顿,乘机捞上一把仅是眼前利益,无论再有天大财富诱惑着,也不能迷失在贪得无厌里!”

  老二颛孙邡岳接道,“再就是真正事业还是传统经营类型,像是熏蒸浴房这般新奇事物,终不过如昙花一现,自身没有开创性,还是步步为营,守护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基础上,再做开拓事业的打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