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唐朝生意人

第七百九十九章 熊一虎二野猪三

唐朝生意人 素布可奈 6012 2019-03-21 17:04

  东北多数人家都有几张狍子皮,平时不烧火时铺在炕上,隔凉隔热,狍皮还可以围暖爬犁的棚子,野外住宿时围窝棚,隔风挡雨。

  兴安岭一代的猎人还将其做成皮囊,睡时人钻进去,另外还可以做衩裤和鞋、袜子、围裙等。

  狍子好在早晨和黄昏时出来觅食,主要吃杨、柳、桦及灌木的嫩枝叶、树皮等,也吃草。狍子的肉有点腥,但很鲜美,尤其是狍羔子,据说吃了可以壮力,所以贡品中既有狍子,还有狍羔子。

  当地少数民族秋、冬常把狍子当食物,狍肉瘦肉多,很少有肥肉,比较适合烤着吃,炖时多和酸菜放在一起;炒和炖也都非常鲜香,吃火锅时和鹿肉、牛羊肉一起下到锅子中,分不清彼此。

  旧时过大年,杀不起年猪的庄户人家,常用狍子肉酸菜做馅包荞面饺子,香而不腻,富户则将其当做山珍野味。

  一里地之内,众人就遇到两群狍子经过,旁人都未出手,均在等候太平公主出手。

  怎奈,公主殿下连续几次搭弓射箭,箭矢皆在飞出一丈远后软绵绵着地,却是没有几人敢笑。

  唯有李之与大大咧咧的羽灵姨,不知避讳的咯咯乐出声,于是太平最终还是选择放弃,那张弓也不好意思再背着了。

  不过在猎取了几只狍子后,见很多人对没有难度的猎杀兴致不大,乞乞承洙建议设套;令猎狗上前捕杀。

  这也是猎户们训练自己家猎狗的方式之一,也没人觉得过于残忍。

  这种猎取狍子的方式就是用猎狗撵和下套子,此时虽不再是冬天的大雪封山,雪面上有一层硬壳,却也是初春季节的雪上冻结成一层薄冰。

  由猎人领着猎狗去追赶,狍子蹄子小,很容易踩破雪面硬壳,脚踏下去,同样容易的陷住,再拔出腿来,跑起来也很费力,而狗体轻蹄子掌面又大,比狍子就灵活多了。

  当狗咬住狍子的后腿和腰部连接的鼠蹊处时,狍子就跑不了啦,狗再一缓口时,狍子一挣扎,就一头栽到前面的雪窝子里,猎狗就轻易地撕破它的喉部。

  此时大多数人就地休息,点火做点吃食,喝点自己家酿的纯粮食酒,好把一路的劳累解解乏。

  由于不仅今日的主要任务完成了,还额外的收获了两只老虎,等太平公主等人玩得累了,众人就要返回了,所以此时的众人心情都很放松。

  因此三五一群聚在一起谈天说地,李之几人就围在乞乞承洙身边,听他说些稀奇事。

  聊着聊着就讨论起在这莽莽兴安大森林里,究竟是什么猛兽最厉害这个话题上来,乞乞承洙想了一下说:“西伯利亚巨虎!它应该是这片莽林里食物链最顶级的猛兽了。不过这里没有,安北都护府所在漠北地区才能见到!”

  西伯利亚虎体型巨大,均在五百斤左右,但凶悍程度远比东北虎要强上很多,即使对付一千斤左右的黑熊,依旧能保持很好的胜率。

  别看这么大的身躯,夜行能力极强,感官敏锐,性情凶猛,行动迅捷,善游泳,善爬树,却很少袭击人类。

  东北虎其实就是西伯利亚虎的衍生后代,但因大唐境内的东北地区气候,将之西伯利亚绝冷天气已有大部分变化,不知经历过几万年的演变,才最终形成更适合当地其后的东北虎一脉。

  但乞乞承洙话题一转,就说起了另一件事。

  他出生在极北的黑水靺鞨部落,与那里的很多部落混居。

  很小的时候,他听一位鄂伦春族近百岁的老猎人酒醉以后曾提过,在小兴安岭这座神山里,曾经有鄂伦春猎人遭遇过一种怪兽。

  相传这种怪兽,是百年难遇的白毛狼王和纯黑色的母野马,在月圆之夜交.合产下的后代。

  这种怪物生下来长着野马的头、狼的身子,而且身体一侧漆黑如墨,另一侧洁白如雪,和古代幽冥地狱里的“黑白无常”样子神似。

  它集中了狼的勇悍和野马的速度,本来白毛狼这种变种就非常罕见,所以这种杂交的马狼更是百年罕见。

  更可怕的是这种怪兽力大无比,不惧虎、熊这样的猛兽,一对一单打独斗,即使凶悍如虎、熊都不是它的对手。

  当年参与围猎这头怪物一共出动了近百十名最勇敢的鄂伦春猎人和三十条大猎犬,那还是在这种怪兽,刚刚格毙一头将近千斤的棕熊以后发生的包围战。

  猎人们使用投枪、弓箭、巨石,在大群猎狗的协助下,把它围追堵截在一片很狭小的空地上逐渐收缩包围,投枪、弩箭、都不知道射出多少。

  最后搏杀怪兽之后,只有不到十名名猎手和几条猎狗得以存活下来,而且伤势惨重,更不要说在围堵的时候,伤亡的那些猎户和猎犬的状况了。

  侥幸活下来的几个猎户,也因为受伤颇重在几年后先后故去。

  经此一战,整个鄂伦春猎人部落经过将近二十年的休养生息才慢慢恢复元气,这是鄂伦春猎人部落立族几百年来所遭受最大的一次损失。

  即使在鄂伦春猎人族群,这是一个鲜为人知的秘密,只有极少数幸存的老猎人,还依稀记得当年的惨烈搏杀,到现在也无人能说起该算是什么级别的猛兽。

  众人听完乞乞承洙讲的这些秘闻,半天没说出话来,如果不是从他这样有百年传承的猎户世家嘴里听到这些讲述,换做别人和众人说这些,一定当他是在痴人说梦。

  众人正在感叹的时候,李之惊喜地向乞乞承洙说起,十里地之后,有一头传说中的千斤巨熊经过。

  乞乞承洙立时眼光发亮,猛地站起身,不过比他还要兴奋的是离其,他同样探出神识,相比于十倍于他的李之的神识,离其的一级宗师境探识力,也就刚刚达到十里之数。

  可是在他一番探查后,却是无可奈何地向李之投去无奈的眼神,李之笑道:“那只巨熊在追一只野猪,已经向极东方位赶过去,速度很快!”

  “十里?”乞乞承洙皱了皱眉头,“再往那边数里就是高句丽的一处边戊哨所,朝廷明令禁止我们边民靠近其势力范围,怕是那头熊不属于我们了!”

  李之望见其眼里的一丝不舍,奇怪的问起原因,乞乞承洙笑道:“猎一只千斤熊是我们靺鞨族勇士的最高荣誉,较之老虎要重要很多。”

  李之笑道:“老爷子,可有什么办法将它引回来?我有飞剑,前去吸引他倒回我们的疆土,不就可以猎杀了?”

  乞乞承洙兴奋道:“我有办法吸引到它,李先生还是得给我留下它!”

  见李之同意,乞乞承洙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罐子野生蜂蜜,又抓了把药草捣碎,掺与其中:

  “还请李先生飞到边境处,往去时沿途树身上抹上些,间距不必过于细密,那等黑熊嗅觉灵敏,顺风能闻到百丈外的气味!刚出了蹲仓阶段,此时的它们警惕性最低。”

  黑熊在东北也被叫做黑瞎子,整个冬季一直处于冬眠状态,以此减少活动,降低消耗,维持着自己的生命,这等冬眠也被称作蹲仓。

  蹲仓的黑熊体内缓慢地进行着新陈代谢,有一定的体温,心脏慢速跳动,特别是母黑瞎子,有着一种特殊的令人惊奇的生理现象:它能在寒冷的“三九”天,在冬眠状态下产下熊仔,并用自己丰富的奶.水把熊仔喂活养大。

  更令人叫绝的是,黑瞎子在近半年冬眠的时间里,不进行排泄。

  一直要等到次年清明前后,才会结束一年一度的冬眠,从洞里爬出来,寻找食物,重新开始一年之中新的生活。

  黑熊蹲仓的地点一般都会选在深山密林,人迹罕见的地方,这样的环境和地方也是为了保护它自身的安全。

  它们也懂得做一些隐藏和伪装,其它大型野兽很难发现,即便是发现了,也往往因为惧怕黑熊的勇猛而束手无策,奈何它不得。

  倒是猎人对它们构成了最大的威胁,成为它们难以防御的天敌。

  于猎人们来讲,发现熊容易,但要真正想捕捉到熊却很难,黑熊是山中最凶猛的野兽,报复性也极强,而且力大气躁,十分凶悍,它比老虎还要厉害上几分。

  山里人有一种说法,要讲猛兽厉害,有“一猪、二熊、三老虎“的说法,其实这种说法,你去和真正的猎人说,人家就会笑话你不是真正的猎人。

  真正按照概率计算,“熊一虎二野猪三”这才是比较客观的排法。

  黑熊和野猪一旦发生正面冲突,最初野猪是斗不过黑熊的,但是经过一番搏击以后,此时双方都又饥又累,野猪便退出战场,去寻找食物。

  这时被激怒的黑熊却不肯离去,而拿周围的林木出气,张牙舞爪地拼命施威,来显示自己的实力,它通常会把自己附近的一片林木拱倒拔光,好像是在打扫清理战场,一刻也不肯呆着。

  野猪吃饱喝足,再眯上一觉,休息好了又回来了,一场猪、熊大战重新开始,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野猪对黑熊的战绩也是败多胜少,黑熊一旦被激怒连老虎都难逃毒手,何况野猪。

  据乞乞承洙分析,这一猪一熊应该是属于这种情形,再或者蹲仓的黑熊本来正在美美的冬眠,却被那头野猪打搅它的好梦,把它从仓里撵出来,能不急眼发怒吗?

  李之得到他又一番交代,并没有急着赶过去,而是随大部分行进了数里后,才踏上飞剑离开。

  太平很艳慕李之站在飞剑上面的威风,心下正考虑着什么时候让他带自己飞上一圈。

  李之十几息时间就来到边境位置,却发现一熊一猪居然又向东深入了数里。

  并未遵循老人的交代,李之继续前行飞遁过去,并在它们前行路上抹上了蜂蜜。

  于黑匣子而言,蜂蜜的诱惑远在肉食与战斗之上,果然在飞驰过那一株树时,很坚决地返回身来。

  李之早已绕行一个大圈,将蜂蜜抹在了来时路上的树身上,一口气飞出几里,这才返回来应对那头野猪。

  如同一根筋的黑熊,野猪也属于那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倔强脾性,一旦发现身后的黑熊不再跟过来,它很有可能再掉回头去找熊的麻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