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唐朝生意人

第二百六十四章 提前预防以及巩固

唐朝生意人 素布可奈 5664 2019-03-21 17:02

  众人一阵唏嘘,既有喟然长叹,也有哀而不伤,其中存在几分真情流露并不重要,关键在适逢其时。

  “那时遇仙桥早已完工在即,尽管建筑伊始由来已久,遇仙桥亦并非最初设计理念,但据传遇仙二字提议,还是当今圣上御意。为何坚持如此,且深邃何在,就不是我等下臣能够猜断出来的了!”谷西绣总算是将话题引回。

  “或许是种咎戒警示,或者以此来凸显御苑皇权象征寓意!既然仍立石碑两方,传诵遇仙来历,怕是里面还有更深层缘由!”杨高澹刻意在此处插言,眼神看似无意识瞥过李之。

  李之心下一动,转瞬就明白了投来目光中意味,谷西绣一番解说里,有个不显漏洞与巨大不严洞隙,后面既谈及那名考生于学问上无真材实料,前面却在凿定考生功名得以成就。

  唐朝应考人数多,录取名额少,所以科举考试难度非常之大。很多士子毕生应考都考不上,当时有所谓“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说法,可见科举考试之难。

  科举考试难度太大,所以很多人考到白发苍苍都不能中举,这就是“赚得英雄尽白头”一句最真实由来。

  既然科考如此之难,无真材实料得那名考生又怎能高中,继而更有入职翰林学士经历?

  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一为那人有真才实学,且能以新员身份得以翰林学士,翰林学士再有三六九等之别,也是专门伎艺人员,那可是专为皇帝召集一批作为私人参谋的文士,以备顾问之用。

  再则,得仙人指教,幸运考中一事为既成事实,或许仙人身份有待考究,但承蒙贵人相助不可泯灭,当然这一点难以理喻,也无从验证。

  关于后来有人远去陇西寻找那名考生家乡,才意外得知考生远亲就是王品,则是李之认为最大漏洞所在。

  因为他的师傅即出生于陇西,陇西因在陇山以西而得名,自古为“四塞之国”,兵家必争之地,因而那里亦为历代郡、州、府所在西陲要镇。

  陇山是六盘山南段别称,又称陇坂,据谭师傅所言,那里战乱频发,突厥扰劫延绵不绝,他所在路王村,已是远离边陲重镇上百里,全村二百三十余口仍被洗劫一空,除他之外均被屠戮殆尽,那里何来究其那名考生具体由来一说?

  陇西每与突厥一战之后,就等于在当地重建构防工事,哪里还有什么原住民不知死活,仍牢牢守护着一方祖地苟活?

  杨高澹是知道此事的,因此才会产生与李之同样巨大疑虑,或许在他看来,是朝廷某些人有意在遮掩什么得仙人指教一说。

  其实细细想来,自王县丞投河前高呼“仙凡路隔,作茧自缚”二句里,粗读的确极符合他当时不堪境遇与生存现实惨状,但往深里探查,就存在着一定蹊跷在其中。

  何为仙凡路隔?那是指天上神仙和人间凡人互不往来,这已不难理解。

  但作茧自缚源自蚕吐丝作茧,把自己裹在里面,比喻做了某件事,结果使自己受困,也比喻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不过它下面还有一句“破茧成蝶”意蕴隐藏其后。

  或许咬破自己织制茧子,由蛹化蛾,最终完成生命本质飞跃,方为王县丞当时最真实心理意境。

  再结合高宗仍坚持将那座桥遇仙桥御赐名号,于是李之与杨高澹,不约而同在心里泛起一种类似观点:得仙人指教事出有因,绝非事先刻意编造,至于王县丞则是被推出来的替死鬼,借以掩饰或平息朝廷内外不和谐之音。

  对于此时的李之来讲,即使明知其中另有玄机也没往心里去,这事与他无关,且仙人一说距离他太遥远,更是后世史册所不曾记载之隐晦,过多深虑于其中,对他并无益处。

  接下来有人话题一转,就岔开到关于骊山的风土人情传说里,就再也无人寻究此事。

  但李之此事尚不知晓,遇仙桥有一个巨大秘密存在,在他得知之时,已是十三年后的唐中宗复辟之日,高宗留给他的一道御旨,道明了其中一切,也算是对于他帮助李姓皇族所做贡献的最后一次赏赐,令他从中受益,惠至终生!

  酒酣耳热之际,江汉、江山偕同寻来,与李之交流的就是冶炼工艺一事。

  “县城里金匠的金属质地拉丝板我已找了来,明日是否就着手此事?我对更先进冶炼工艺感兴趣,仅是制成特制钢丝淬炼之法,就能让如今精铁制品打造再上新台阶!”江山给他递过来一块拉丝板。

  那是一块无限接近与后世不锈钢的精炼纯钢,李之很惊讶,此时怎会有将来硬质合金板材出现,上面还有三排共五十一个不同尺寸标注圆孔。

  “我们首先要对这块板进行淬火再提升,虽然这等材质品质已让我极为惊叹,但丝孔附近需要强度和硬度更高,否则不是撑大就是磨损,拔出来的丝肯定不是最初粗细。我们不需要将之反复捶打渗碳增加强度,而是配合以不同温度的回火,以大幅提高钢强度、硬度、耐磨性、疲劳强度以及韧性等,这其中关系到一个淬冷介质配方,以及一整套可快速冷却的金属热处理工艺,到时我会把完整配方留出,工艺最基础部分口述给山舅!”

  李之当然不能将完整工艺送出去,那可是支撑他今后军工生意最大依仗,与宣纸、将来的煤炭矿业,同为自己商业地位最大保证。

  江山并不为所动,换句话说,他深知其中重要性,再是亲戚关系,他也不能无功而受禄,这是其一向做人准则:“里面道理我懂,但其中原理搞明白就好,关于配方你事先调配好,交由一部分给我使用就好。”

  李之很欣赏他这种为人态度:“山舅您听我说,既然日后打算参与到我未来钢制冶炼厂里,我就需要将配方交代给最知根知底之人,不然稍有识人不辩,可就是给他人做了嫁衣裳!不管以后冶炼厂发展如何,配方始终就你一人知晓,这样我才能做到心中无忧!”

  江汉赶紧帮江山答应下来,他知道自家堂弟脾气秉性,先应承了,日后再与他做深层商议。

  “那我明日就开始着手准备,小型炼铁竖炉已经有一年没开动了,我也要提前练练手!”

  “明天白天是不行了,我要去骊山接老祖宗回来,晚上我们就开始试炼!”

  三人交流了很久,直到三女寻了来,两位舅舅辈才知趣的离开。

  “哥哥,你看我妹,一晚上就陪着关铭,当着他那些属下的面也不知羞,还要给她喂食呢,周围有那么多人在!”显然瑜然语气里有很大不平,盖因她内心坚持自己妹妹年纪尚小,意念上存在着不舍。

  “琴心也不算多小,与啼儿可是一般年纪,我都是待嫁之身了!”很明显,瑜然一晚上都在唠叨不停,见自己意见无人应和,索性又跑到李之面前倾吐,引来庞啼不满之意。

  清绮笑道:“也难怪啼儿不愿听,我耳朵里都快要起老茧了!瑜然,既然呈逸叔与江姨认可,你就省得操这份闲心了!”

  “话虽如此,可我还记得她赖在我怀里撒娇的情形,态度上接受,心理上还是怀有深深不舍!”

  “可是平日里,我没少听你抱怨情琴心的嚣张气焰,怎么现在又在念她的好了?”李之取笑她。

  “那可不一样,虽然关铭这人我也很看好,他的家世更是没话说,但我就是不甘心,自己没长大的妹妹从此成了人家的人!”

  “瑜然,你这是典型矛盾心态,充分体验出半成熟、半幼稚的矛盾特点,或者说你将少年人成长阶段的逆反心理,都发泄在了对妹妹一事的态度上!”清绮很不客气的一语揭穿。

  “是呀,我自己怎不觉得?有那么严重吗?那要如何顺利地度过这种阶段?”瑜然惊讶道。

  “你问他,他会有办法的!”清绮斜眼望向李之。

  庞啼奇怪地刨根问底:“正文哥哥?他有什么办法,又不是我们女人!”

  李之很耐心地帮她解读:“你清绮姐姐的意思是,我将瑜然直接变成人妇,甚至尽快成为人母,是不是就能迅速将她从正在发育状态挽救出来?”

  瑜然羞怒的锤了他一把,脑袋四处转动着,以防别人偷听了去。

  庞啼却是异常兴奋催促着,“那我们就快些去挽救瑜然姐吧,她病得可不轻,急需要这种方式帮她脱离苦海!清绮姐,我们这就去洗澡,洗白白了等正文哥哥来找我们!”

  清绮似笑非笑问道:“那也是瑜然需要尽快救治,我们两个洗澡做什么?”

  “啼儿也终将经历瑜然姐此时状态,提前预防一下也是好的!清绮姐更需要稳固一下,不然会有复发的可能!”

  庞啼一本正经的瞎说,引来瑜然羞意更浓,但清绮已在转头四处搜寻大舅娘身影,这里不同家里,洗个热水澡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等三女随人离开,李之便去找人大喝特喝,放着一众外人,总不好堂而皇之早早撤席。

  羽灵姨显是极关注几个年轻人之事,在李之自人群里一番游走后,来到关铭那一圈子,她就走上前去阻拦:“小侯爷,哪一次客人来你都要喝个烂醉,今晚可不能这样下去了,快些早早回去休息,这里有我们呢!”

  李之神情一怔,转而明白了羽灵姨眼中莫名意味,杨高澹发话了:“他羽灵姨,正文现在可是正儿八经侯爷了,或许转过年来就会是从二品的国县公,你这小侯爷一称可是不再适合!”

  羽灵姨大乐,“他就是成了郡王,也是我们从小把他看起来的,这称呼是改不了了!”

  “正文,听到了吧?羽灵姨这是在卖弄老资格呢!行了,你今晚酒喝的不少了,就先去休息吧,这里的诸位大人有我们照料!”

  李之便借坡下驴返回卧房,见房间里早有几盆清水备着了,上面还有热气蒸腾。

  三女均是一身半透明睡衣装扮,在精纯花香气里含笑望着他,其中羞意化作桃红渲染,眼中温情浓郁的几乎要化成了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