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唐朝生意人

第一百八十章 双胞璧人儿

唐朝生意人 素布可奈 6251 2019-03-21 17:02

  “刷了这层泥,与普通纸有什么不同呢?”清绮好奇问道。

  “画的时候笔感好,墨和颜色都特别润。画出来了效果更佳,色彩更鲜艳。”

  清绮也没问及李之是从哪里得到这种工艺,这个人神秘惯了,她早已习以为常:“你是说,要派出人去拉回些来?”

  “不仅尽快动身,还要严格保密,因而就不好惊动官府中人,通知那边送来就会有消息走露隐患。我这就去找封行,要他派知底人跑一趟!”

  “我们这里距离广西单程就有三千多里,的确延误不得!”

  想到就做,李之转身就往外走,却在楼外台阶上,望到懿懿公主与几人来到。

  “老爷子送回去了?直接上三层,刚好过来帮忙!”

  侧身让几人通过,懿懿公主身后跟着的几位女孩子,没有之前见过之人,不时用眼神撇过李之,在一阵香风里,与他擦肩而过。

  寻到封行,将白泥一事讲出来,特意嘱咐了保密性质,封行沉吟半天,“那就找两名身手好的,快马赶了去!”

  “给他们备下足够银两,再添加两名,路途遥远,安全为上。到了那地,找当地村民处好关系,留下详细联络地址,日后书信联络那边装货。”

  “具体数量呢?”

  “越多越好,先预定下十车吧,那玩意不值钱,就是来回路程费用很高!如果当地没有正规运输队伍,就在那边临时组建一支,订制专用马车,以后专供运送白泥。记得返回时直接送往柳涧村纸坊!”

  见李之如此郑重其事,封行自不敢怠慢,转身就去吩咐。

  一层是春柔几人在张罗,天色将晚,纸巾也所剩不多,只等着常雨伯那里再送来一车。

  “小侯爷,你猜仅是纸巾,我们售出了多少?”春柔神神秘秘凑上来。

  “应该有个一万两银子,铜钱三十万枚?”

  “银子三万两,铜钱已经一百三十万文了!实在太吓人了,铜钱是用竹筐抬的,为避免旁人注意,都是放置在货堆后面,几个人搬运时也偷偷摸摸的,一满了就送至后院,怕是如今已成小山了!”

  “这是个问题,铜钱还是太显眼了,需要尽早想办法!对了,羊绒衣售出多少?”

  “昨日的三成,外面全是抢购纸巾的,顾客们挤进来也着实不易。”

  “不行,我去想想办法,再往东诸山运送,风险很大不说,主要是太明显了!”

  李之返回院里,来到李怿那里。

  “昨日里才给父亲讲了,也要有个寻找过程!老人家的意思是,东市外的兴庆宫周围找个附属院落,那里属于南内区域,防备森严,可以省却我们一大部分守护人员!”

  兴庆宫位于东市外东北角,若真能从那里找个合适位置,可是件大好事:“还是郡王大人考虑周详,最好是个私人府邸,买下来就是了!”

  “周边有暂时废弃的军营旧址,外面看起来倒也与普通民居差不多少,据说是大理寺曾使用过,父亲说是找明王问问此事!”

  “大理寺?那是掌刑狱案件审理所在,怎么与军队有联系了?”

  “那里也有秘密探查、执行军队派驻。姐夫,刚刚我看见懿懿公主上去了,随在她身后很是有几位面目姣好者,不如你带我上去一趟?放心,我就是借机寻看几眼,不会耽搁了这里职责!”

  李之无奈地笑笑,引着他前往路上,向李怿说道:“再有三两天就没有这样紧张,你们一行前往凤阳也要动身了,骁勇营那里请了长假?”

  “本来是这样打算的,淞王府李皓李长霖发了话,指派给我一份公干去凤翔府,那里正准备将岐山县与凤翔县分离出来,涉及到一些军事部署,我就被派往监督此事!”

  “哈哈,果然朝中有人好办事,给你这个闲差等于公派不误私事。西府凤翔是民间传说中产凤凰之地,记得我们今后的西凤酒包装要与传统酒类区别开来,要张旭题下酒坛上字体,另要有正清文绮堂名号出现在坛身。不要大坛,全部半斤、一斤、两斤细长设计,尺寸定下来,及时与常雨伯联系,外面还要另行包装!”

  “我明白,如此包装才能卖上个好价钱!”

  三层众女正在忙碌着,宣纸品类多出来太多,原本闲置货架也利用起来,经由女孩子们一番布置,相比之前,环境也精致了许多。

  望见自己弟弟前来,清绮瞬间就明白他的心思,不免暗自递上去白眼,向李之说起,“懿懿公主这次带来的可都是各大世家女,你瞧,明王府就来了一对双胞胎,是李昱堂妹,梦舒、孝文二位郡主,十七岁,和我一样从二品。”

  李之抬眼观瞧,果见一对如瓷娃娃一般璧人,样貌较之清绮、瑜然稍有不如,但奇在比清绮还要高一些的身材上,衣衫装扮与头饰都是一模一样,此时李怿正是朝那二人走去,眼神已经有些直勾勾了。

  “好一对俊俏女,怎地之前未曾听闻明王府还有她们这号人物?”

  “随父亲久驻麟州大都护府,几日前才返回长安城,就是为了儿女婚事返回来,想找个长安城内世家子弟!”

  “你快看,李怿这小子上去了,看来他对二人有些兴趣!只是一次娶俩,明王府是否答应?”

  “嘻嘻,长安城内出过好几例双胞姐妹嫁与一人,就是不知明王府怎么看待此事!”

  “关键还是在姐妹俩本人意见,虽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也相当重要,但双胞胎应该是个例外吧?”

  懿懿公主此时风风火火赶了来,“快看快看,你家李怿眼睛都直了,我看这事有谱!哦对了,她们两人是我姑姑派下来的任务,姑姑嫁入明王府一系,我本过来给她们定制几套衣服,没曾想被这个小魔王看上了!”

  “懿懿妹妹,这二女是不是因为亲事被送回长安城?我小舅子可有希望?”

  “我倒认为门当户对,虽说临淮郡王官阶稍有些低了,但重在有你李先生增加了分量啊!对不住啊清绮姐,我说话也没个把门的!”

  “没有关系的,咱们不是外人。”人家懿懿公主说的可是实情,虽说自己父亲属于王公大臣一级别的,但相比明王府这样正宗皇室李姓还是差一大截,尽管不是当今皇帝一脉,清绮自然不会怪罪。

  “李先生,今晚我们晚饭还没着落,你不如给他们一个机会,也让相互间接触一下,我看梦舒姐妹一副娇柔状,也无明显推拒表现!”

  “那就马上赶往秦陇雅阁,清绮,你带上瑜然去坐陪,记得闭市前返回来即可!”李之欢喜的催促着。

  “李先生不去?”懿懿公主像是随口一问,眼神也看似无意扫过来。

  李之赶忙解释:“越是收市时候越容易混乱,李怿离开,就得我留在这里紧盯着!”

  此时距离闭市还有一个半时辰,足以去往秦陇雅阁一趟,清绮于是简单收了个尾,反复众人赶往。

  临行前李之招过来李怿,“觉得这对双胞姐妹不错?”

  “岂止是不错,姐夫,无论如何你得帮我这个忙,明王府你能说上话,这事可一定要成!”李怿语气有些急促。

  忍住了笑,李之低声言道:“若是两姐妹看你也顺眼,不妨邀请她们今晚随我们一同去往东诸山,明日可放你一天假,好好在山上逛逛!”

  “对对对!还有熏蒸浴不是?今晚是个好机会啊!别这么看我,我可没那么龌龊!兄弟的意思是,要她们充分体会到,将来嫁到我们家的好处!”李怿难掩脸上兴奋。

  像是来的几位客人,身边都有跟随的,打发一人回往明王府招呼一声就好,只要那里同意二女夜不归宿,就说明此事有戏,这才是李之试探之法。

  转眼就到了闭市钟声响起,之前李怿果然带了那对姐妹回来,不过懿懿公主也一同跟了来,加上各自跟随也有七、八人了。

  之前已悄然将银两、铜钱装上车,往往这个时候,就是老吴头他们最紧张时刻,四周围巡查有无嫌疑人等是必要手段。

  回到东诸山,果然李怿就首先提出来蒸浴要求,当然是为着梦舒、孝文二位双胞郡主。

  显然二女对于高大健硕的李怿也极有好感,而且好像这二人极有可能对于将来同侍一夫早有默契,很多次李之都注意到,她们眉眼间看向李怿,都是相同娇羞神情,还不时对着李怿身影窃窃私语,脸上笑意明显。

  那等年代可没有交往看看一说,某一方满意了,就会邀请媒人上门求亲,只要对方略有好感,都会很快答应,哪有后世结婚前那么丰富阅历。

  为避免梦舒、孝文过份尴尬与心内不安,清绮三女也提出陪同蒸浴,懿懿公主却借口身体不适留下来。

  李怿心内兴奋异常,根本在屋子里呆不住,一次次去往浴房外月亮门处等候着。

  因而也就留给懿懿公主与李之单独接触时间,尽管他也模糊感知懿懿心意,怎奈心内生不起情愿念头,只因那样一来,他就会更感对清绮三女心生愧意。

  他却不知,自己越是如此,就越发被懿懿认定为一生托付,虽然仅有二人空间次数很多,但懿懿公主丝毫没有提起的意思,只知与李之相当放松聊些趣事,并未刻意表露出心事暗示。

  李之也乐于与她自然交往,等到几女洗浴回来,两人正哈哈大笑的乐个畅快,神情轻松自如。

  梦舒、孝文二女没有置换衣物,身材差不多的只有清绮,于是她们也身着李之设计的衣服,相比之前身上穿着又美上几分,引来李怿相当没出息的垂涎馋相。

  “好了,不打扰你们休息了,明日我和两位郡主,会在这东诸山上游玩一番,现在去观观夜景了!”懿懿公主笑着告辞。

  观夜景一说自然是李怿舔着脸提出来,大晚上的,有她随着,也能让二女放心些,不然以李怿那般强壮如牛,她们几个随从还不够他两个起落。

  “很晚了,山里可是有野兽的,就到前院去找人喝酒去,让老刘头给你们烤只羊!”李之提醒到。

  张旭也跟了来,目前就在前院里,当然少不了酒肉。

  有春柔给李之打来了温水,简单洗过了,关起门来时,三女也换好了睡衣。

  六只眼睛眼看着他换好衣服,暧昧温情也就铺满了整个房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