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唐朝生意人

第七百六十章 两成份子

唐朝生意人 素布可奈 5947 2019-03-21 17:04

  太平公主五、六岁时遭表兄贺兰敏之逼奸,这在皇室内属于禁忌话题,因此高宗、武后从来都对她宠爱有加,此刻不惜有此一说,未尝没有特意提醒李旦的意思。

  太平瞬间就陷入歔欷状态,抽抽噎噎的悄然抹着泪。

  忽见高宗给自己衔过来一筷子菜,涕泣之余低声道:“月儿失了礼数,却是因为阿耶几年里没这般称呼过月儿了,心下感怀难抑!”

  李旦也是赶忙表态:“阿耶请放心,便是太子那里也不会说,此事孩儿记下了,一定善为周全!”

  高宗点点头,将视线望向李之:“你小子也要给我记好了,月儿交给你,我只要求你一条,要让她有个完好的归宿!”

  李之挺起腰板回道:“不仅是公主殿下,包括她的所有后嗣儿孙,我都会竭尽保全,并彻底融入李姓皇族!”

  这句话有很深的寓意在其中,首要前提就是将太平的后代划归与皇室,这层字面既表示了他力保皇室再行崛起的决心,也间接承诺了,让太平与其家人在皇庭一系列风雨飘摇里有安全保证,而不是独善其身。

  “她的婚姻生活也不可打扰,皇室有其无上尊严,皇家脸面还是要顾的!”高宗端起酒杯饮了一口,不忘了接上一句。

  李之赶紧起身给高宗斟上一杯酒,那副做作的低姿态,引来他一阵笑声:“臭小子,这时候知道称呼她殿下了?还有你兄妹二人,可曾知道,朕为何采取如此宽容态度?”

  李旦、太平均抬起头来摇头,表示不知。

  高宗叹一声道:

  “日后皇族时运不济不顺乃是大势所趋,恐难阻挡,再迎内乱纷争避无可避!唯有核心族人的精诚团结,才是族内人心不散的根本保证!李先生与我皇族有大恩情,或许你们此时尚不尽数明了,十几二十年后才可见分晓。这时候我也不要求你们二人理解,李先生之命不该留于此间世界,等他离开前,会将一切交付出来,那时候你们就能知道朕此时的一番苦心竭虑了!”

  太平还好些,李旦闻听此言,一脸的凝重,隐隐约约里,他似乎体会出什么来,却总也理不出头绪。

  而高宗所言来处,正是之前李之透露给他的,他时常莫名升起一种预感,自己体内气劲,像是某一位李姓皇室先祖所赐予,目的就是需要他来承接那人的一缕意志。

  那缕意志的指引,就是在隐隐告知于与他,要保护李姓皇室人尽可能的周全,并尽快将有所偏颇的大唐大势走向斧正,并加以辅佐。

  这绝不是李之的信口胡说,而是确实存在的,尽管他自己回想起来,都觉得难以置信。

  但高宗同样有惊人的类似信息传递,那是在他病发极度痛楚时数次出现,冥冥中有个声音告诉他,李之与皇族之间有利,而且渊源很深,值得委以重任。

  因局势所迫,他不能将此事透露出去,因其深知武后的狠厉暴虐,若有一丝听闻,为验证此事,她未必不会因此而迁怒给皇族中人,包括她的两位亲生儿子。

  因为李之的能力,武后并不具备扼杀能力,以她对于权势的疯狂追求信念,为彻底抑制此类可能,将李姓根基斩尽杀绝,并非危言耸听。

  正是深悉王权争夺中的极度残酷性,高宗才会如此谨慎,包括太平与李之间的不轨勾当,何尝又不是一种拉拢李之尽心尽力的手段。

  李旦能猜出后者,模糊之处就来自于缘由来处的内情不晓,却也令他明白了,父亲如此信赖李之是有确凿根据的。

  于太平公主来说,心下就是暗喜了,她一样能从高宗的嘴里听出些什么来,喜意来处,可不仅仅出于私通的被认可。

  此时李之也俨然有了些地下驸马爷的精气神,讨好般地给高宗献上一大堆得自西域的物件。

  高宗的爱好很广泛,同样对古玩、手把件有深研,匆匆结束了用膳,便有些迫不及待地走到那一堆物件前。

  因为自己的事情得到认可,太平这时候很兴奋,就主动承担起解说。

  高宗见惯了稀罕物,对太平拿起的马士革特产手工皂,引起了巨大好奇心:“上一次西域特使团前来大唐,诸般礼物中就能见到这种古皂,它有何来由?能被当作国礼供来,必有它的讲究之处。”

  马士革古皂属于皇室特制品,价格十分昂贵,是由纯橄榄油加月桂油,加上时间的沉淀手工制作的,为当地颇古老的传统制皂工艺。

  这是一个存放已经超过十年的皂,下水后分分钟拉丝,感觉营养油都要从里面冒出来,并没有人造的诱人芬芳,有的只是嫩滑肌肤的自然柔和。

  由于此类古皂,对于清洁皮肤和皮肤保健有着非常好的效果,阿拉伯皇室美女众多,在很大程度上都是使用了这种神奇肥皂的滋润,在民间属于奢侈品。

  太平笑着解释了它的功用讲究,高宗笑道:“李先生绝不会毫无来由的给朕取出此物,说说你的目的。”

  李之挠着头皮道:“顺手就带出来了,还真没什么特殊用意!”

  在几人一阵笑声里,他接着道:“不过此物乃纯天然洗涤用物,皇上不如试试它的效用,对皮肤会有很大舒适感,我大批量引入了,就摆在正清文绮堂售卖,小小的一块要五百文呢!”

  高宗吃了一惊:“就这么点儿小玩意儿,居然值半两纹银?”

  “这种古皂是由橄榄油和月桂油,经过精准的比例调和而成,两种油脂均为极品,本就价值不菲了!”李之进一步解释。

  “刚刚给母亲也送去了一些,她试了下,就极满意,打算从此改用此物!”太平补充道。

  这时,之前嘱咐人清洗的硕大葡萄干、椰枣也送了过来,高宗信手去过一粒葡萄干,细品后大赞:“嚯,甜味十足,色泽通透,酸味适中可口,果然是极品!”

  难得见父亲这样情绪饱满,李旦赶紧递过手里的一串伊斯兰赞珠,高宗埋首细看之时,太平却向李之投去充溢着怨念的一瞥。

  因他昨日里刚刚给薛绍吹嘘了,送出的那一件号称哈里发唯一把持过的太斯比哈念珠,此时又出现一串,怎能不令太平气恼。

  李之向其微一努嘴,太平可知其中的暧昧,面上佯装怒气,转而化作了一抹娇羞,闪过即逝。

  李之的脸皮多厚啊,蹲下身子,又把昨天给薛绍的一番说辞,又给高宗细述一遍,顿时令他兴趣浓烈起来,不时地问上两句。

  实际上李之手里还有很多此类物件,若说其上有现任哈里发的经义铭刻也不是瞎话,不过麦利克帝王有此方面的偏好,心中存货无数,这些就是向其讨了来的。

  日后若薛绍问起他也好解释,不仅每一串太斯比哈色泽、质地不同,上面所镌刻经文也是相异。

  这些他是不会摆出来卖的,不然就与麦利克帝王的本来意愿相悖,太斯比哈的千年传承,早已不仅仅是传统意义上宗教用来念经或灵修的工具,更是信徒对于信仰的一种心灵寄托。

  借他们用生命在虔诚供奉的太斯比哈做买卖,就是对圣经的一种亵渎,与经义大相径庭,更具有全面颠覆太斯比哈圣义概念之嫌。

  几人很长时间里,与其说都在研究物件的各等珍奇,还不如说他们三人是在陪着高宗尽兴,面对这样一位即将远去的老人家,于三人而言,是一种欣慰、酸楚交集的特殊意义。

  在高宗终于露出疲惫之色后,他们才适时离开,临走前,高宗才提起渤海湾一事:

  “李先生,月儿就作为皇室代表,由她出面来参与贯通后的具体运输经营,份子仅是象征意义,但收益必须留出一部分来交与皇室分配!明日会有专人宣诏此事,你与月儿再过来一趟,记得把茶海带过来!”

  茶海就是李之许给他的钟乳石质地之物,那等石质里有丝缕灵性,对茶道来说作用明显。

  出得殿门,李旦与李之约好在长安城相见,才就此离去。

  此次面见高宗,对李之、太平二人有重大意义,但均忍住了不谈,直到出了宫门,太平也不避讳前后抬轿的宫女,掀开窗幔,对马上的李之嗔怪道:

  “都是你,竟是不小心,被皇上给觉察了!”

  其实上一次败露行迹的是她,有此一说,更多是一种热恋中女人娇羞表达方式而已。

  李之担心前后宫女,在得到太平肯定眼神后才笑道:“怪我好了!既然如此,我该怎般抱以歉意?”

  太平投去妩媚的一瞥,微微吐了下舌尖,害羞似的甩下窗幔,引来李之好一阵酥麻漫身。

  回到正清文绮堂,刚好见到焦建修身影,招其来到地下库房,太平便说起此事。

  焦建修闻听后笑道:“既然是皇上圣谕,此事就要程序繁琐了很多,需要李先生将具体份额有明显标注了!”

  像是正清文绮堂分店,太平与李之之间虽然也有协议,但关于具体份额是没有注明的,是她主动提出来的,属于她与李之之间私隐事。

  焦建修说的也是实情,李之很大方地道:“若李姓皇室再得到一部分,一成份子就不合适了,不然公主殿下可吃亏吃大发了!这样吧,我可以给出两成份子,你我均为李姓中的一员,皇上此举是为了替族里人留一份额外收益,就当我们为李姓做贡献了!”

  “我可不要这种脸上贴金,我的一成份子可是分文未少!”太平乐呵呵的表示。

  焦建修却是心下一个激灵,这位正清文绮堂的大东家还真是财大气粗,一成份子,随口就交代出去了。

  他可是知道一旦渤海湾贯通,独家经营海上运输的财源是怎样的骇人听闻,尤其是以皇室的名义开办,仅仅一成份子的庞大,也是笔不可想象的大数目。

  此间本就是李之的随从们日常所待的地界,离其他们都在的,之前还在为李之早上无故消失大加猜疑,如今听闻是去了皇宫内院,心里的猜忌顿时无影无踪。

  他们同样明白,承揽下来这条生财之道,可是又给正清文绮堂带来一笔庞然收益,均是喜笑颜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