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唐朝生意人

第二百五十章 江家大院最聪明之人

唐朝生意人 素布可奈 5728 2019-03-21 17:02

  仅一米多宽小溪,居然有如此巨大收获,引来多人疑惑。

  江汉介绍:“其上游是个极深水潭,那方地势很高,这条小溪就是自那里流出聚成。但之前可没见如此偌大鱼类,想必水底另有暗流涌出,激活了水底最深处大鱼藏身之地。”

  “下游是何等存在?”李之询问。

  “另一个深水潭,不过地势很低,另有通往暗河道潜于山底,最终应该汇入渭水河。”

  短短时间就有几十条收获,再多也不好带出去,军士们在掘开水道堵塞,更多人随着旁人在学习编织,李之曾有建议,还是编一个担架似的东西,才更容易把众多收获抬出去。

  江汉乐呵呵看着丰富收益,“李先生,我看你比我们猎户还有野外生存经验,遇事也不着慌,组织起来更有模有样!”

  “大舅还是别称呼我先生了,我听着别扭!”

  “我可不敢,家父早就交代过了,据他讲,长安城里王爷级别也这样称呼你,我可不能坏了规矩!”

  “大舅,还要麻烦你件事,除了给我们军士缝制手套,我看能不能给他们再缝制些皮质背包?双肩背的那种,他们久在马上骑乘,有那种背包会很方便!可以的话我给你绘张草图,不着急,先缝制一个看看样式,以后我再来取剩余部分!”

  “那还有什么话说的,只要第一件成品出来,我发动大院所有猎人,他们都会缝制,一天不用就能制作出来。而且你也见了,我们院子外面有足够皮料,也不用太好料子,只要够结实皮质就好!”

  “有好皮料也给我与三位夫人缝制几个,费用在那两万银子里扣除就好,不用银子我们就不缝制了!”

  “自家人怎样都好说!李先生需要的那个双层单肩皮绺,现在应该也要完工了,鹿皮鞣制,厚牛皮做套,二皮毛衬底,我亲自选的料!”

  “我看咱们江家大院单独建立一个皮质作坊,就为正清文绮堂提供皮衣、皮裘之外的任何皮具,像是我之前所说的皮包、皮腰带、皮鞋都会是将来所需,由我来提供图样,不又是一笔收入?”

  “那感情好,李先生一切所需等我们赶制出来,你看看品质再说!毕竟正清文绮堂是个高档品质专卖商铺,我们这些山间猎户虽说有这个手艺,但若谈到精致还是远远达不到的!”

  “所以先搞个极小规模的,等手艺提升上去,再逐步发展,总要有个循序渐进过程不是?”

  那边人群里又传来惊叫声音,原来是离其、江宇引着几人归来,走在前面的两人,手里各提着几只狍、鹿、山羊,后面四人居然抬着两头各有二百斤野猪。

  壮汉子已经迅速迎上去,那四人显然已到了精疲力尽时候,走起路来都要挪不动两腿了。

  “砰砰”将手里猎物丢在地上,离其哈哈大笑,“我们运气很不错,居然在外缘山间就能发现两只鹿,江宇讲只有深山里才会出现!”

  江宇嘴里“啧啧”声音不断,“两只鹿出现的确很幸运,但七哥这腾云驾雾本事,才算要我真正开了眼界!你们是没见到,再往深处走,就在一陡峭山崖间岩羊,要知道它们可是在悬崖峭壁只要有一脚之棱,便能攀登上去,而且一跳就有十几尺。却惊见七哥一提气,身子可就腾在了半空,两脚虚点数下,我等几人眼前就失去了他人影子,再看到时,七哥居然就立在山崖上了!”

  他嘴里喘着粗气,在旁人难以置信眼神里疾声接言,“那两只岩羊像是还没顿会过来,怕是它们也没想到,居然有猎人也能如自己一样飞檐走壁!不,比飞檐走壁还要精彩,七哥不等岩羊反应过来就再次展动身形扑了上去!岩羊受惊在乱石间迅速跳跃,几下就逃到山脊上,正欲回过头来看一看,可不待再飞奔而逃,七哥却从天而降,两手已各薅着它们脖子飞身跃下山崖。我的老天,那道山崖可是有十几丈高,他几个起落就回到地面上!”

  江汉楞了会儿神,一抱拳向离其恭声道:“原来七哥才是深藏不露高手,与江山所讲的那位青衣道长也不差啊!”

  离其本要道些谦词,闻听青衣道长一事,连忙开口询问,由江汉讲来,却是与李之所听到的如出一辙。

  江山应该就是那位厨子了,离其听了一番讲述,与杨高澹对视一眼,再望向李之。

  李之笑应,“我在午饭时已听到了!大舅,你能不能给指指,发现道长的方位大概在何处?”

  江汉随手指了一个方向,“就是在我们来时翻过的第二座山头一直向西,大概两里地的样子。不过那人肯定不是附近人士,也并非几个道观中人,这里几乎每一个人我都识得,那人应该是途经此地!”

  “他大舅,你可在这片山间,见过与那位道长近似身手之人?”

  “没有,尤其是此间道人,仿佛人人都是一副莫测高深模样,但大多对人极和善,山间行走也规规矩矩,教人看来只是手脚敏捷罢了,或许人家在刻意掩饰身手!”

  “好了!我们有话回去再深谈,眼看天色就要见黑,还是抓紧返赶回才好!”李之笑着开口催促,“你四个可以好好歇一歇,反正我们猎物足够多,走也走不快的!”

  那边竹网已经编就,李之去林子里砍来两根适合树干,绑在竹网两侧,一副简易担架就做成了。

  为保险起见,唐七取出长长布带在竹网底部密密兜过来,果然能盛放很多东西。

  不过前后四人是抬不动了,六人之后八人,才勉勉强强扛在肩上。

  因为山路极度凹凸不平,不到十几丈,就需要另外置换八人,一路走走停停,居然付出比来时十倍的时间。

  等能够望见江家大院,天色早已漆黑,幸亏返回的江县令不放心,亲自引着几十人举着火把迎来,才算是有了新生力量。

  李之虽然没有参与抗担架,身后却背着瑜然,怀里抱着庞啼,这一路也不轻省。俟老六、老吴头、夏婆婆、羽灵姨她们也各抱着几个小孩子,主要是天色太黑,一不留神,就会跌落到沿路数不清旱坑里。

  回到大院,就是后来的那批人,也个个累得大汗淋漓,进山的众人更是一屁股坐在地上急促喘息着。

  江县令哈哈大笑,“累也是值得的!你们看,十几筐山栗子,两头大野猪!好家伙,这么大的鱼?怕是有几十斤吧,也有个十几条!哈哈哈,你们这哪里是进山打猎,拦路劫持的吧?咦,这两只岩羊还是活的,谁有这个本事活捉它们?”

  众人只是随着他大笑,只有颛孙琴心与庞啼在滔滔不绝,颛孙琴心是大舅背回来的,庞啼一路上也没怎么走路,两个人就你一句我一句的解说起来。

  大院里的妇女们早就纷纷跑出来收拾一切,听李之说起烧烤一事,就有人在搂抱着一米长树干,很快在空地上支起几个木架子。

  没跟去的两个舅舅,已经动手破腹剥皮忙碌着,另有人支起烧烤用铁架,显然他们平日里也没少烤制猎物,工具设施都是成套的。

  江山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手里正提着给李之缝制的单肩皮绺,路上江汉已经给李之说了,这是他的堂弟,因而也要称呼一声舅舅。

  “山舅,没想到你不但是位大厨,还是个手工匠人!紧赶着做出来吧?真是太感激了。”李之慌忙站起身,双手接过来。

  “真漂亮,针脚也很精致,关键是实用性很强!”翻来覆去细细端详,李之忍不住大赞。

  “还是李先生自己设计得合理,若换作我来订做,或许样式上就显得粗糙很多!”江山说的也是实情,李之这种设计,是根据后世肩包演化而来,风格上追求更时尚化,毕竟是穿戴在衣物外面。

  他把皮绺穿在身上,并把尚方剑与从军士手里借来的唐刀并排插入,内层以完美角度与身体贴合,以及两柄刀剑紧固之感,使得尝试着蹲身站起之后的李之极为满意。

  瑜然上前帮他拽了拽折起上衣,“江山舅舅是我们家最聪明之人,不仅仅是一手好厨艺和皮具制造技艺,他还是江家大院手艺最好的铁匠师傅!”

  江汉走来给江山说了先进冶炼工艺一事,江山惊异地望向李之:“李先生才是真正全才!我知道了,你是打算借用金匠的金属质地拉丝板,来制成特制钢丝,坚韧度且不多谈,主要利用它的切割能力!”

  李之拱手表示佩服,江山口中不停,“我所猜测不错的话,李先生还需要先用更先进冶炼工艺,来淬化拉丝板硬度,那等坚硬程度,至少要高过特制钢丝硬度!”

  “对,这才是最关键一步,只要山舅一切冶炼工具齐备,我有信心研制成功!”

  “冶炼工艺最难就是火候与温度掌控,炉火、化铁、灌模、敲打、定型我这里都有全套设施与工具,还就是拉丝未曾亲身尝试过,哪怕不成功,拉出其他品质铁丝已经没有问题了,这又是李先生的一个开创性炼铁变革!”

  “人家金匠早已精通此类工艺了,只不过他们缺少质地更坚硬拉丝板而已,说到底还是冶炼工艺问题,我有特殊感知,可掌控火候与温度,但一丁点差异就会令一切前功尽弃,或许我们需要反复无数次试验!”

  “那就好好尝试一把,一日不行两日,三日,我们就跟它熬上了!”

  李之抚掌大笑,“等拉丝板找来我们就开始,一旦能成功,今后兵器打造水准就会提升一个很大层次,或许今后我要开办一个大型冶炼厂与兵工厂。”

  “我也能从中学到一些新工艺运用!不过以目前年代情形,开办那等冶炼厂与兵工厂,是朝廷所不允许的!”

  “我与军方合作,之前因为火药一事,军方与我之间有极亲密关系,那一方面不会有问题!”

  “到时候也把我叫了去,我想参与其中,能在军中效力是我一生宏愿,但我大伯始终不肯放我去做些事关生死事。这下好了,既不用上战场,还能给族里淘换来先进冶炼技艺,我想大伯这一次不会不答应了!”

  “什么事又说到我身上?”江县令呵呵笑着走过来,“只要是跟着李先生去,你到哪里我也答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