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唐朝生意人

第七百四十二章 先天府

唐朝生意人 素布可奈 6127 2019-03-21 17:04

  龙门峪就藏在黄土覆盖的丘陵相连之地,周边以低山为主,突出的山峰最高也仅在三百丈左右,但山坡多呈陡峭的断崖形态,那是鲜明的断块山地貌特征。

  又因处于黄河谷地,水流湍急,河流多曲流急弯,之间峡谷谷深坡陡无数,没有详尽地形图,也是不容易进出。

  行至此间,已无道路可行,于是李之当着众人面收起马匹,左三与羡风并不知秘境存在,被他用乾坤戒遮掩了过去。

  龙门峪又在高山绝谷的峻坂迂回最深处,经过数番形势险要之后,才算是望得见那处幽深可荫之地。

  早有人前来探寻,突兀闪现的人迹,让李之的神识都未能提前查知,便知此间另有禁制存在,但为隐藏实力,他已是及时收回更远处探查。

  来人明知杨高澹为此间人,依然需要他念出一段暗语,这才面显热情之色,“二叔可是有段时间没回来了,这些人都是自家人?”

  杨高澹应过了,才回身给李之解释:“杨彦行,杨家四代,龙门峪外缘即为杨家所在之地,进出还算简单些,进入之后没有人相请,诸位也莫要打听更多!”

  其余人均是答应着,心下却暗自咋舌,这里仅是龙门峪的山门处,自家人都要仔细盘查,内有什么存在,恐怕唯有隐门势力那等避世不出的修炼势力了。

  进入其中,青山秀水越发柔美,风光旖旎迷人,碧波荡漾横流。

  山中鸟兽成群,波里锦鳞穿梭,于阡陌中纵横,于纵横里朦胧,有种仿似身入世外桃源,在此境中又非此境中之感。

  但与外面一样,一丝灵性气息皆无,尽管四处景色优美,李之也能探得出来,此间仍属于龙门峪偏僻角落,更像是山脚下的的一个小山庄。

  不时见人经过,均与杨高澹欢声交流几句,虽都对李之一行人感到好奇,但绝无人提出询问。

  杨高澹也一路给众人解释,他出身于这里的杨家,是一个有近两百年医术传承的医道世家。

  他并没提出孙思邈的存在,之前与人交流时,也均以马爷相称。

  纵是羡风等人心中好奇,也始终谨记着李之之前提醒,没有人出言打听。

  一栋竹木搭就的二层竹楼,就是他们的临时居住地,等众人坐下歇息,杨高澹也引领着其其格走开,将外人引入,他总要去向相关人等汇报一声。

  足足半个时辰后,杨高澹再一次返回,身后已跟着一群人,男女老少有个二、三十人,热情招呼每一位。

  其其格也在其中,由她介绍,这些都是杨家三代到五代人,杨高澹属于三代,孙思邈自然就是第一代。

  老人家年近一百五十岁,以孙子辈的杨高澹年过五十推算,怕是孙思邈之下的二代也不会超过七、八十岁。

  李之将这个疑问悄然问向杨高澹,后者笑着说道:“二代年岁最高者也有一百一十多岁了,共有兄妹七人,年龄跨度就有三十岁,我父亲最小,今年八十有二。外面世界的孙姓药王后人,实际上是二代女性的后代,并不知道有此间存在!”

  李之心下有些明白了,孙思邈本姓姓杨,后来的孙姓一定有其改动的必要,二代女性的后代以孙家后人自居,应该只是个幌子而已。

  杨高澹接道:“马爷在另一处,龙门峪仅是统称,刚刚禀报过,可以适当给你透露一点。这里的隐门势力叫做先天府,另有内门外门之别,杨家所在区域只是外门的外缘,这还是看在马爷的面子上,让杨家进驻。”

  “在这里还要称呼马爷?”

  “嗯,我爷爷说他已经习惯了,就没再改过来,但也仅是杨家与外门这样称呼他,内门叫老爷子药王或孙先生,尽管他也没进入过内门几次,这里的杨家人甚至进入外门的也有限,我是其中之一!刚刚就是前往外门,或许不久后你就会有人来请!”

  “马爷曾说这里有人想要收我为徒,不会是内门中人吧?”

  “那是当然了,外门最高修为者也不过大师级,而且没有一位巅峰,到了那个级别,才有资格进入内门!”

  “内门都是些什么样的人物?简事期中人,应该会存在不少吧?”

  杨高澹摇摇头,“便是我爷爷也没见过几人,内门之所以看中他,更多是敬重老人家的不分贵贱贫富、长幼妍蚩、怨亲善友的医德,以及通晓的养生之术。好像是内门某一人与老爷子有私谊,便生出带他来这里,帮助他踏足修行界,借以延长寿限而已。”

  “也就是说,先天府并非看重老爷子的医术?”

  “以前或许是这样,但今日不同了,因为他成为了一名炼丹师,据说这个行业在修真界也是吃香的!”

  李之不禁撇了撇嘴,孙思邈方药绝伦,扶危拯弱,应效如神,也唯有极高深修炼者才不会被病患缠身,但被先天府不重视其医道成就,令他很是不爽。

  能被李世民称之为名魁大医,百代之师,更被佛教尊为药师佛化身,若非这处隐门对孙思邈有再造之恩,他才不会对自己加入其中怀有期待。

  他的忿愤面色被杨高澹看了出来,呵呵低笑道:“以你目前修为,还会在乎一名俗世间医者?先天府不是不重视医道,仅是他们不太需要罢了,关键是人家明知如此,还竭力相助,就值得我们杨家人感激不尽了,而且在一百多普通人来到后,也无人低看,更不似下人一般使唤,我们还要求什么?”

  李之这才恍然,面有愧色道:“原来是我心胸过于狭窄了,杨叔教训的是!”

  杨高澹乐道:“我哪里敢教训你?说不得几年后你就是内门中人,内里有何说道我并不知情,但绝不会是修炼界中任何门派相提并论的。”

  “玄叶宗、朝天门也会不如?”

  “你明知故问,什么南天火,北太山,东天柱,西乾天,总也脱离不了凡俗世界范畴,但这里的内门应该与修真界有丝缕关系,我估计里面至少有灵脉存在!当然了,这仅为我个人猜测而已。”

  “我这次来还是没资格接触到内门?”

  “我爷爷说目前还不是时候,哪一天等他自己能随意出入了,或许将你招进来就时机成熟了!这些你可别问老爷子,我可不想被骂!”

  李之嘿嘿笑着摇头,“那要看我心情了,若其其格三年里医术没长进,我就要考虑是不是给你添些麻烦!”

  杨高澹对李之的威胁不以为然,“其其格在这里就放心吧,杨家别的方面不显,便是黄口小儿也通三分医理!其其格需要的是极扎实的医理药理基础,三年里绝没有问题!”

  不多久,杨家人就游人前来招呼,午饭已在前院准备妥当,请客人们前往就餐。

  这里所说的前院,是指二层竹楼外的偌大院落,与这里的小院子不过百丈之遥。

  已经来到的杨家人,目前已与众人熟络,与其中小孩子们的好奇心理不同,那些婆姨们可是据实相告。

  原来杨家人都是群居的,外院内是一桩桩近似的双层小竹楼,内院则是书院性质的集中学习之地。

  一般外间来人,是不允许进入两处院落的,唯有他们因与马爷的关系,才被重视厚待。

  但凡外来者,均为修炼者,绝大部分会被带上一个可屏蔽探识力的眼罩,另有专人看护。

  那些人就是进入外门修炼的年轻一辈,陪同他们来的虽无眼罩屏蔽,但也只能待在这样的竹楼内,等待年轻人三个月,然后再各自引着返回外间。

  一旁杨高澹就给李之解释,这是先天府为其他门派势力后人们安排的短期培训,那些人并不知道先天府三个字,也不知另有内门,仅知龙门峪称呼。

  而且这些来人进入资质也不是随便得来,而是需要通过修炼界大比,取得一定名额者,才有资格进入这里。

  这样的机会每三年一次,到那时杨家所在院落,就处于禁制下的状态,外人是不会感知到的。

  “也就是说,外门里有灵气源?”李之小心地问道,毕竟这关乎先天府的隐秘,是不容许随意打探的。

  杨高澹点点头,同样低声回答:“灵气确实存在,但我都没几人其中尝试过!里面的情形,一时半会儿交代不清楚,等稍晚些时候,会有人引你进入,到时你一看便知!”

  这个机会在一个时辰后来到了,有两位高阶大师级人物来到,请李之随他们而去,杨高澹却没有资格跟了来。

  那是如同另一个空间的存在,穿过强大禁制后才能来到,那等禁制远超李之之前所见到的任何禁制,但不是说李之没能力破除,需要耗费的时间却会无可计量,或许数日,或许一月。

  站在禁制之外,一眼过去,似是望不尽的虚空,并且让他震惊的是,此时身体根本无法动弹,就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紧紧束缚着。

  一入其中,场景瞬息变换,立能感应到周围温度,骤降数倍。

  随之有寒霜冰雪降落,他便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了某种冰寒空间之中。

  这温度,于李之而言自然是不难接受,仅需真元外放四周,即能轻松跨步于此地。

  那一瞬间,他察觉到身旁二人惊诧的表情一闪而过,因为无人可识得出自己的修为境界,唯有体内真元引动之时,高阶大师就能分辨出真气与真元的区别。

  也无怪乎他们感到震惊,宗师境之下仅会有真气凝成迹象,踏足宗师境,真气之与真元,才开始具有精化、转换之功效。

  再到三级宗师境界,才算是全部转化完成,但也仅形成真元初凝状态,三级巅峰为其真元储势阶段,只有少数体质极优者,体内真元方能够真正凝结完成。

  直到简事初期,凝结完成,识海生出,进而产生神识。

  面前二人只能觉察到李之体内真元存在,以他们的修为境界,尚不能分辨出真元状态与品质。

  李之也马上感觉到,二人之前对自己的无动于衷,也在逐渐向表情丰富转变。

  其中一人道:“李先生是吧?马上将要面对酷热难当的另种环境,切记你体内真元护体,但不可向远处探知,因为这里的禁制忍受力仅处于真气适用状态,若感知到有真元的存在,或许我们将要面对的禁制力,就会瞬间提升无数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