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唐朝生意人

第九百二十九章 围煞打援

唐朝生意人 素布可奈 5506 2019-03-21 17:05

  强行压抑住自己的险些惊叫出声,但李之的前行之势已没有时间停滞,却犹如视作无物般在那个人身上一穿而过。

  自空间内回头观瞧,身后已经空无一物,那一刻他方才再次意识到之前幻象的存在性质。

  但是,此时周围的树林之中,无时不刻不存在着那种被窥视的感觉,这样的情形,即使身在空间结界之中,仍引起来他的严重关注。

  事情还没完,四周围的黑气忽然之间也越来越浓,它们像是突然暴躁起来,还有源源不断的黑气从地底下冒出来。

  那形容不出来的极度恐怖里,两名实质存在的鲜活人类,就诡异的出现在树林边缘。

  一种莫名的感觉从李之心里升起,是那种极其危险的感觉。

  就在这时,在他的意识之中,其中距离最近的一棵树的枝条竟然开始伸长,随后变成了无数个大爪子一样的东西,向着两人缠了过来。

  然后就如同八爪鱼一般缠住了两个人的身体,他们身上瞬间就爬满了蚊虫一样着附之物。

  尚在蠕动的爬虫一样密集存在,分明是一种化作了漆黑颜色的恶蛆,就在两人拼命惨嚎嘶痛当中,传来一阵响似一阵的咀嚼之音。

  瘆人的咔嚓声使得李之片刻间精神一阵恍惚,突然有种自己的灵魂,要被从身体中拉离出去的感觉。

  而且在这过程中,他能很明确的感知到,黑气浓郁之处,那种被窥视的感觉前所未有的强烈。

  他却无法探明具体来处,当静静用心去感觉的时候,就会觉得自己的脊椎,有着微微发麻之感,或者是内心有种微弱的恐慌在慢慢升腾。

  这是一种来自于魂魄对于莫名危险的自然反应,灵魂主宰的潜意识,却可以越发鲜明地感到了它的存在。

  也是被看不到的东西,就那么全方位的观察、窥探自己的恐惧直观。

  时间越久,越能感觉到浓浓的黑气渐凝至近乎实质,在他意识中构成了一张巨大狰狞的脸。

  整个树林的黑气,也开始向着这张脸上汇聚,只觉自己一阵头晕脑胀。李之有那么一刻,就几乎有些经受不住这庞大的阴森气势了。

  继而那个脸上都围绕出密密麻麻的诡异线条,构成了一幅看不懂的深奥图案,勒住了这张面孔。

  李之有那么一刻,就几乎有些经受不住这庞大的阴森气势了,幸好早就遁在他体内老龙及时出现了:

  “这是鬼魅传神,或者可称之为妖魔鬼邪一族的天赋神通,不过是鬼气越发精纯后的进化得成!它意在通过阴魂的极阴性质来影响一切阳性之物,进而影响到心神,从而达到它的鬼魂意念牵引效果!”

  “是不是说它的无处不在窥探感,是一种心理上的引诱?”

  “便是如此,它的存在性质就如同每个极阴之地,每当夜幕降临之时,不散的阴魂便出现,到处充斥着的凄惨哀嚎一样!不过此间的摄魂阴气更加浑实,但仍脱离不了阳寿未尽的时候通过某种方式而出窍的魂魄罢了。”

  “即使明知这样,若非我身在空间结界之内,岂不是早就被发现了?”

  “如果不需忌讳惊走了鬼树的显化,先生的出神术所产生阴气,就是种绝佳的遮掩自身气息之法。其实你的出神术境界远达不到一缕神通的强大,不然那等阴气就会是这种阴邪鬼气的专克气息,因为它能演化出荡涤亡魂罪垢、烧掉亡魂业障的神通火意!”

  “神通火意?”

  “那是阴性所化无形火意,与真火并无丝毫相同之处,而是一种不见火焰的阴气沸腾,只具有焰灼效果,而不具有燃烧能力!不过你目前状态下的出神术,足以让这样的鬼魅传神感知,误以为你是它的同类了!”

  李之眼前一亮,“是不是说,若抛开鬼树的存在不涉及,我若运转出神术,就是潜入黑气所泛扬之地的地下,也足以不被察觉了?”

  老龙的意念里似有笑意:

  “一样在那等情形下,不可以使用自己的探识力。那样一来,就使得你仅仅具有遮掩防护能力,还不如隐身在空间结界里更保险些,至少能有自己的反击能力!”

  经由这么一打岔,尽管李之心里略有遗憾,但之前那种畏惧感是没有了。

  “眼前的二人我感觉是实体,不知有何误断?”

  “无论之前的幻象,还是如今的实质,其实均为不可逆转的真实发生之后。两个人实际上早已被阴魂捉了来,已不具有灵魂实质了!而且这里的鬼气、阴气远不如画魂的可怕,但却是低级阴邪之气的大范围存在,较之画魂的灵魂摄取有所针对性,这些东西所造成的危害更大了很多,因而此地才会出现鬼树的专门留置!”

  “为何画魂之处一直得不到鬼树的主人前往抑制?”

  “画魂也是一种修行状态,更因乃是一缕仙人魂魄所化,它的存在方式更高级,应该是目前凡俗世界尚无人有能力制止它,或者说它的潜在威慑力更强大,鬼树的主人这类人物知难而退了!”

  老龙的回答模棱两可,也许是照顾到了李之的面子,没有将人类中的劣根性直白讲出来。

  事实上也是如此,即使普通兽类,一旦发起狠来照样具有勇往无畏的精神态度,一只家禽都敢与庞大它无数倍的猎狗争勇斗狠,只要不存在血脉压制,它们某些方面相比人类勇敢多了。

  “如此说来,此间阴鬼之气固然强大,仍属于品质相对低级的存在,我是不是有办法将之焚之一空,就能让鬼树不再刻意躲避人的气息?”

  “倒也不见的!不过鬼树的存在是切切实实的阵法性质,并非真的在日间没入地底不见,应该是借助了阵型中某种设置远离了地面而已!不管阴气存在与否,它的固有存在形式是不变的,有你我在这里,暂且不去管它才是道理,事后将之找出来就是了!”

  “你是说目前我们完全不用再等待鬼树的出现?”

  “那要看你有无把握,将这里的阴邪之气铲除一空了!你的天火乃天下至阳,即使自身的能力远达不到将之威势尽数驱使,加上三日来你做的那些准备,我认为大可以一试!”

  此时忽然风起,阵阵吹拂得整片树林都开始了摇曳,而且伴随着黑气的越来越浓,这被黑气带起的大风竟然也在变得骤疾。

  短暂丝缕过后,李之已经拿定了主意。

  其实这玩意已经不能够叫做鬼了,已经变成了另外一种东西,叫做凶煞之气。

  煞是比厉鬼都还要凶得多的另一类阴邪存在形式,是由污秽之气凝聚而成。

  不过要形成煞条件却极为苛刻,必须要在大凶之地,而且是阴气汇聚的地方。

  一个人死后,若怨气凝聚不散,便不会去轮回,厉鬼就是这么产生的。

  如果这厉鬼又受到大量的污秽之气长期的渲染,在某种机缘巧合之下,其最后一丝神智也会消失,然后就逐渐蜕变为煞至凶。

  李之的目标就锁定在了阴气汇聚之地,也就是仍在源源不断冒出阴鬼气的那处位置。

  那个大凶之地,就因形成了一只煞,才使得此间数百年来不得安宁。

  一旦设法先行将这里的阴气与那只煞之间的联系断绝,他就有十分的把握,在不长的时间里将溢散在外的阴气焚至一空。

  因此就能节省出时间来,等待着大凶之物自己冒出来,以便专心对付它就是了。

  至于大凶之物的主动出现,李之是有更大信心的,就因外间的阴气损耗必会让那只煞的实力大打折扣。

  所以,在不明是何原因遭受袭击的极短时间内,那只煞首先的反应就是尽可能挽救回更多阴气能量。

  一饮一啄,此消彼长,他就有能力以最小的代价,给那个大凶之物施以突兀一击,用来确保所花费时间不至于过长,引来人迹影响到自己对鬼树的探查。

  不需与老龙再行商议,李之就在骤风乍起之时,悄然趋向那个大凶之地。

  不及接近十几丈距离,他就开始左手道指,右手埋压煞符禁咒箓纸。

  这是他根据符箓术所炼制的驱鬼镇魂符,更因每一张里有他的出神术所演化阴气、咒语添加,在自己正式启动之前,并不会有明显的气息流出来。

  原本这些东西的用场意在镇压,听由老龙一言点明天火的极阳克阴邪的无往不利后,它们就成为了单纯隔绝凶煞之物与阴气的意念维系之用。

  他并没有一路渐行渐近,而是像之前那样,围绕着大凶之地,利用那些符箓圈出来一个直径足有三十余丈的隔离区域。

  在过去了半个多时辰后,李之将身子将将遁入地面,就把那些埋设物同时引爆,身子也于瞬间遁没入地。

  所有符纸在同一刻冒起了白烟,像是开水烧开的声音,又像是什么被腐蚀的声音,转眼之间就把四处散逸的阴邪之气,圈离在三十余丈之外。

  此时的李之已经闻不到继而泛扬的汩汩焦臭之气,只管将出神术运转开来,借由演化出来的阴性之气,将自己的探识力探至关注之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