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唐朝生意人

第三百五十七章 迷谷树的内在

唐朝生意人 素布可奈 3926 2019-03-21 17:02

  江县令话说到这个份上,李之也知道必须加以解释了,这种好奇心理是久居八百里秦川猎户们的普遍反映。

  猎户存在性质,本就是一种无限与大自然接近的生存方式,这一类人更相信来自于深山老林里的猎户间传闻,这是一种对于自然界的敬畏与崇仰。

  “外公,承弼师叔之所以不与你深谈此类事件,原因很简单,是他不想你被牵扯到其中去!像是诸多超乎寻常山间事物,自然有它存在原因,但也不能因此而心生忌惮。就像是修炼中人一些能力,就不是寻常人能够理解的,在我们这些人之上,当然会存在着能力更强者。但哪一类人都有各自的生存空间,之间界限确实存在而且不可逾越,偶有异象显现出来也不奇怪。不过,能力有所不达,就不要因心存好奇而有意接近。像是我与这里的几位道长,就能做到身形瞬间在普通人眼前消失,其实这并没有什么神奇之处,而是修为达到了,移动速度更快一些而已,我们彼此间就能看出身形消失的完整轨迹。”

  紧接着李之的解释,明信接着道:“李先生之意是在说,能力不同,应该接触到的层面也各不相同,有些事情只要普通人不去主动接近,其中危险是不会威胁到你们的!像老人家你所讲到的猎户无故失踪一事,实际上很容易解释,他无非是误入了一处时间、空间与此地殊然不同的隙缝里,那里有时间流逝,却与此间毫无干系,因而又误打误撞的走出来,他所经历过的岁月,自然不会与这里有牵扯,容颜不改并不奇怪,甚至他误入其内的那部分记忆也不会带出来,就是因为生存空间不同的原因,旁人难以误入,便是李先生所讲的空间界限。”

  江县令眼前一亮,好像忽然间明白了什么:“是不是说,上天意志真的存在?老天爷允许你再何等空间生存都是有限定的,这之间不可逾越?”

  “也可以这样认为!”李之竭力做出轻松笑意,“因为上天意志是否存在,对我们修行人来说同样属于未知。这还是能力不能达到的原因,修行人也是自猜测中得,但既然能力不达,就不能刻意去惊扰呈无形存在着的不可逾越,并非是所有人都具有那个失踪猎户的幸运!”

  “我明白了,也就是讲,能力不够,而意图接近未知,就如同一个普通人去招惹修炼者,此等行为与找死又有何不同?”江县令把李之没好意思说出口的话意说了出来。

  武道骀呵呵乐着帮腔,“也不完全是此理,至少修炼界中人是有严格规定的,不能无缘无故向普通人出手,当然战争除外!江县令不用太过在意这些事物,有些事就当做传闻听过就是了,不用特意去打听,就像李先生炼制出来的乾坤袋,其中原理怕是他自己也解释不清楚!”

  李之大笑,“这倒是不假,外公,日后见了承弼师叔,您老可不能再打听了,不过有此等渊源存在,我倒不担心他给您掀桌子了!”

  他及时改变话题,毕竟这里有很多普通人,修炼界中事可不能涉及太多。

  “那我就放心了,话说我仅知那人真人身份,具体名号还是首次听闻!这下好了,十几年未见,再见时可以好好喝一场了。”

  江县令的话引来一阵大笑,此类话题也就一揭而过,至于给各人心中留下何等猜念,就是另一回事了。

  午饭过后,李之决定提前前往石元液那处位置,原本打算晚间一行,既然清绮等人就要返回来,总不能让夫人们独守空房,终归他们之间还是第一次分开这么长时间,即使李之心内也有所思念。

  悄然一人来到那间,折返绕行过巨石阵与枫林,不等进入山洞,大黑、二黑两只巨蝠就瞬间飞遁而来,化作了巴掌大小分驻他肩头两侧。

  让李之感到惊喜的是,自二者愉悦心理波动里,两只巨蝠居然能通懂自己一部分人言了。

  而且它们身上冲鼻恶臭气也降低了很多,应该是体质经过改造的原因。

  照常给二蝠渡入了真气洗练,如今李之体内已处于真元凝练过程,这一次的注入效果,显然较之以前强上许多,他能从它们的喜意反应里察觉出来。

  等来到那处峭壁上天然孔洞,果然如他所愿,外间并未有意思灵气溢出,看来上一次退出时采取的措施很有必要。

  五十丈峭壁,此时李之已能几个纵身就轻松抵达,小心破开封堵物进入其中。

  终于再一次感受到流质玉髓品质,李之忍不住浑身打了个激灵,还是这里的恒古精气吸收起来更感舒畅,不同于石元液的直接汲取,色泽浓郁如琼浆玉液的灵气里,所散着的诱人清香气,虽不具备鲜明能量,却也使人更觉灵仙之气般地适宜感。

  他目前自身实力远远达不到收心期境界实力,而是处在真元完全转化过程当中,这个过程也是他实力缓慢成长期,等到体内真气已经为切实存在状态,才会是实力向宗师境界突破的时候。

  因而他现在需要不断汲取能量,来凝实体内那一团能量体原有境界记忆,当然这仅仅是他自己的猜疑,因为李之现在越来越感知清晰,自身实力提升一分,能量体就越发精纯一丝。

  但此刻来到此间并非来收取石元液,之前灌装的玉瓶内石元液,足够他用上几年了。

  石元液统共不过几十斤而已,第一次就被他取走了三成,再加上第二次带回一些,如今仅剩下也不会过二十斤,他可不舍得再行装盛,不然就破坏了这里的浓郁灵气生成环境。

  此行目的主要在于两点,一是那两枚灵珠的灵性汲取,之前他就发现,不需一个时辰,两枚灵珠就能够吸收足够灵气,并可满足很长一段时间的消化。

  灵珠灵气吸收的规模,可是比李之本人吸收要强大太多了,每一枚灵珠都是经过一个相当缓慢而漫长灵性凝萃成珠,历经亿万年灵气积淀的天地精华产物,无论它的吸收与储藏,都是人类修士不能比拟的。

  二是他来查看留在此处的几盆花草,以及一株红雚树、两株迷谷树、三株铁桦树幼苗。

  几盆花木取自江家大院花房的稀罕品种,因庞啼需要更多品类精油,稀罕品种会具有数倍经济效益,远比寻常花色更有价值,而且是世间绝品。

  此时李之见到,几盆花草果然已呈盛开的成熟期,但寥寥数盆显然不能满足精油提取,取其中的种子才是目的。

  至于那六株树苗,现在也是处于旺盛成长期,尤其是两株迷谷树属于奇木,不同于寻常木质,又是依托佛中庙府相生,已是精附于树,其树木本身不具灵性,而是灵性靠依附而自行修行。

  当然这种修行不同于人类修士,而是一种普度意念的自我再生能力,仍不脱植物本性,却已然独具佛性禅意流传气息流转。

  换句更能够理解的说法,此类灵性迷谷树,成才后一旦再经由高僧大德之人意念加持,会从此蜕变为真正意义上的神木,就如同传说中管理天下鬼神鬼王居住的桃木,观世音菩萨普度众生柳枝法器,或者鬼母居住的石榴树。

  迷谷树若被此类神灵意念加持,随便掰下一截抛出,就具有神灵意念显化之功用,不过这些也仅是李之的个人愿望,毕竟他也只是通过传闻而产生的念想。

  这种看似匪夷所思的意愿来处,并非是臆念得之,而一名有极深道义理解修行人类的觉悟使然。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