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唐朝生意人

第八百零八十七章 剑意传承

唐朝生意人 素布可奈 5467 2019-03-21 17:04

  老龙笑意依然:“只能这样以为,而且即使一缕残魂亦或意念,在你体内待得久了,也会泛生一丝感情维系的,或者说算不得感情,而是某种气息上的认同感。”

  “我们这是就等着它接受完成就成了?我怎么觉得此事里还透发着蹊跷呢?”

  李之显然心头尚有余悸,盖因自身被禁锢着卷入其中,令他从未有过的挫折感依旧。

  没想到老龙竟是认可了此理:“先生还真的需要竭力防备着些什么,我同样感觉那具亡灵会最终出现!”

  它的意念传递刚刚落下,李之身处环境忽然间剧烈变化。

  原本徐徐萦绕,淼淼巡游的温暖如春瞬间狂暴的涌动起来,如若风起云涌,旋刮起一切风吹草动。

  顿时激起整个地下空间发生了剧烈的变化,脚下的土地淡金光泽,不知何时变化为巨大的黑石铺成,厚重古朴,隐有古意留存。

  四周也转眼间变得通明一片,不用他抬眼观瞧,已知置换为身处一座宽敞大厅之内。

  在墙壁上已点燃的油灯照应之下,一座通体黑色墙面,与地面铺着黝黑的石板混为平整而光滑一片,显然是某种不知名的矿石整体铺就。

  两排高大粗壮的黑色柱子,矗立在大厅中,支撑着穹顶,四周宽阔的墙壁皆是油光水滑,并雕刻着一幅幅浮雕,刻满了奇形怪状的神兽图案和古装人形雕像。

  大厅的尽头,是一座高台,沿着台阶登上高台,是一尊宽大雕有复杂纹路的石座。

  石座足足有一丈见方,通体以血红色晶矿石雕砌,居然散发着氤氲的光芒,油灯的光影映照在上面,赫然显露出王者尊荣奢华之气,竟是具有着显赫的韵味十足。

  墙壁之上的油灯,摇曳出恍惚着的晃动光色,映得李之的影子也是飘忽不定,照得大厅石壁上的浮雕也是明暗不定。

  地面上的灰尘,很明显至少有几百年的沉淀了,与墙面上的光洁显然格格不入,更突显诡异森然。

  没过多久,他就感血红晶矿雕砌的石座内,王者气息居然渐渐鲜活了起来,似有丝丝血气红雾,仿若冤魂缭绕一般渐至浓郁,不可一世的霸道威势虚色光影,也在红雾内趋向清晰。

  那道虚影赫然正慢慢聚为人形,待得其眼神突现光色的一煞那,砰地一声,几十盏油灯忽然间齐齐破碎。

  就在光色转换的瞬息间,李之能感觉到人形虚影眼皮一翻,向他投来一股子杀气,而在他的心头升起一股浓烈战意。

  此刻随着战意破体冲发,四周凝动的空气,似乎也被他身上逐渐散发出的杀意所激发,泛出一阵强过一阵的波动。

  气浪撞到了两旁的石壁之上,发出低低的啸音,仿佛地狱内的孤魂在呜咽哭泣,在李之此时的感知里,大厅石壁上的浮雕似乎也在一瞬间鲜活了起来。

  浮雕之上,有汩汩灵动之气在刻画的纹理当中波荡而起,呈无声韵律涟漪而开,丝丝缕缕的震颤着涌入他的体内。

  浮雕愈加的明暗闪烁不停,像是复活了一般,变幻为奇形怪状的各式波动图形,竟然在虚空里呈片段契合,赫然在看似缓慢、实则极短的时间内勾连为种种血腥的战争场面。

  精美且凄绝的浮雕图案,仿佛描述记载着某一古老兽族的兴衰起落,却只有画面的转换,没有风声人语,唳嘶咆哮,反而令四周显得极静,几乎使得所有人尽皆沉迷其间。

  但李之却能感受到其中的杀意凛然,忽然就觉得背脊一寒,汗毛倒竖,紧接着就是察觉到大厅内的空气,都是变得肃杀紧绷了起来。

  几乎是下意识的,他反手拔出了那把仁德之剑,一剑朝后方斩去,剑芒劈在空气之中,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仁德之剑不同于法宝类利刃,并不具备法力神通灌输内涵,却独具铸剑之人以身铸剑的身魂与金铁乃濡,遂以成仁德剑魂。

  这柄以德性来载剑意,以正义驱之万恶的杀气暗藏之剑,是他瞬时间的脑光灵动之举。

  此剑剑魂一如剑术高强者所凝出剑意,深敛而内藏,如剑意而薄发,剑魂、剑意两厢融会,会是天底下神通之外的最极致锋芒剑气。

  在他明知如此幻化出来的那道虚影,仅有杀意而无恶念之际,即隐隐觉察出了什么,才会在紧要关头施出此剑。

  无声画面转换里,突兀而来的剑气锋芒刺向他,看似简单的直刺来势,却是蕴有惊人的剑势,一剑刺在空气之中,那空气都是被激生出一道道微小的波纹。

  “好犀利的剑气。”

  李之眼中爆射出一道精光,旋即一剑反刺了出去,如针尖对麦芒的轰然一声闷响,令他的身体猛然间一震,往后急退几步,那握剑的手都是微微的发麻。

  他面前幽暗里赫然显现出那道虚影的模糊五官,让他立觉出此尊虚影定然就是那第十三具亡灵。

  亡灵手中同样握有锈迹剥斑剑器一柄,有形剑身在下一刻便瞬时掠起惊人剑势,徒然凌空飞起,直刺向后退中的李之身体。

  没有半点迟疑,李之回手一剑,刺在了飞来的铁剑之上。

  “叮”的一声脆响传出,再度令他的手臂发麻,而那柄看似随时要化作齑粉的铁剑,却是连其剑身上的一片锈迹都不曾震落。

  但凭借着李之的天然感知,却在相互间的锋芒瞬间交织里,感觉出的仅是锈斑铁剑的真实杀意,果然没有之前十二具亡灵所生发的恶意。

  而且在看如凶险的利芒剑气撩动里,像是在指引着他体悟剑势中的流转轨迹。

  随着接下来叮叮铮铮的剑气对决中,李之很快发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这些剑势并非是残余灵魂意识在操控,而是被剑意在操持。

  每一次的出击,剑气轨迹便是呈三道异常灵泛的纹路带动,虽说霸道无比,但出剑之时,却中正平和,堂堂正正,其中的杀伐之气尽管毫无感情可言,却无必杀的戾气。

  “难道这看似纷乱的剑气不为抵御外敌侵袭,而为留下一份传承?”

  他手中依旧挥斩不停,震退攻来的铁剑,心中却是在暗暗思虑着。

  这种念头生出,也瞬间令他脑海里一片通明,紧随而来的就是莫大的惊喜狂涌。

  他从未见识过如此精妙的实战剑法,而且此种剑意的主人很明显至少逝去了数千年以上,居然依旧剑意不散。

  这是何等的人物,怎般的剑术,对于他这位来自于修真世界的往生者,才猛然间发觉,修真功法之外竟然还存在着这样精妙的单纯技法。

  既然了然剑气来势里并没有真实杀意,索性李之开了大部分的防御,任由身子跃入如丝如网的剑气里,将自身包裹其中,与那不断飞射而来的铁剑中,仔细的捕捉每一缕越来越清晰的流转痕迹。

  于是诡异的一副画面就出现在了那座漆黑的宫殿之内,李之好似发了疯一般的对着空气舞剑,漫天的浮雕图案依旧自顾自的不停转换着,并没有一丝力道曾向着他逼迫。

  不过李之能感知锈斑铁剑,和它的汩汩延绵不绝的剑气交错,偌大的石厅之内,俨然有着无尽的剑气弥漫,伴随着越来越多的伤痕丛现。

  随时间在他的手臂挥舞,和脚步转接中悄然流逝,渐渐地李之也看出了每每三道齐显的灵泛剑意纹路轨迹。

  每一道均能衍化出三十三道的剑韵不同,合在一起就是九十九道的剑意喻义,道道深邃如鸿,或似凌云笔锋,或似摇山倾岳,或似纤细如针芒。

  尽管仁德之剑并不具备法力神通灌输效用,却也均在他的真元附层下,或呈剑气留形,或遁若虚无幻灭,其凄犀却更见深刻。

  “应该是一份传承了,而且是那种跨越了不知多少年的源古传承。”

  李之心头暗喜,更愈发的沉浸其中,细细感悟那一剑又一剑的变化。

  此时漫天飘逸的剑意虽说霸道无比,但来得却无半点嚣戾恶意,即使杀伐之气依旧凝如实质,更是每一式都充溢着凶险,实则却像是在和他互相演练剑招,以便于他的领悟其中。

  于是他心身心凝神感受,务求将那每一剑之间的变化,都铭刻于脑海之中。

  漫天飞舞的剑意,和引动起这一切的那柄锈迹斑斑的铁剑,便是在一次次与仁德之剑中的剑魂碰撞里,丝丝缕缕的震落下锈斑痕迹,竟是有道道寒光在逐渐隐现。

  更随着铁剑上的锈迹一点点的剥落,伴随着他对于剑意的理会一丝一缕的增加,锈剑之上正慢慢泛起星星点点的杀意。

  而接下来的每一次剑身碰撞,李之手里的仁德之剑也在渐被星星点点浸没其中。

  一个星点的添持,就能察觉仁德之剑融入了一丝形同鲜活的剑意。

  这种更意外所得,却让李之已经顾不得这一发现后的愕然和狂喜,只知屏气凝神的沉浸其内,小心翼翼的揣摩每一丝缕的变化痕迹。

  随他的不断深入参悟一次次加深,周身也开始弥漫着一丝凌厉,一道道细如发丝的暗青色若隐若现缠绕全身,仿佛要将身边空气撕裂。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