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唐朝生意人

第七百五十章 丹成,就在此时

唐朝生意人 素布可奈 6098 2019-03-21 17:04

  孙思邈帮着李之将第二包糖果包好,囡囡、瓜娃果然各衔起一个飞回窝里,目前它们住在地面上的搭建木屋里,大青、二青在不远处岩壁半空自己的住处。

  囡囡、瓜娃自然是两个窝里各存放一包,动作极为娴熟,显是做得多了。

  包括那一大堆肉干,李之也是各自包好后才与孙思邈返回炼丹室。

  二人一番来去,实际上也就一个时辰不到,换来的效果确实惊人的明显。

  突破了的孙思邈,这时候才算是表现出一名真正三品炼丹师的实力,按照他的说法,今非昔比,如沧桑之变。

  炼制丹药的过程,其实就是一次精神力有效输出、合理调配的过程,把对药材的各种药能有机地组合在一起,形成强有力的丹药功效。

  修行不易,炼丹愈难,炼丹师少之又少的原因,就在于晋阶瓶颈的难以寸进,能够借助的就是理解与感悟,还有足够天价的炼丹材料可随意挥霍。

  原本的满腔热血,被一盆盆失败的冷水浇了个透心凉,心里再无半点热乎劲了,绝少人会选择走出门去,去感悟崭新的天地之力引用之法。

  这时候的闭门苦修,换来的只会是败家损耗与激情燃尽,周而复始的重复失败,带来的唯有灰心丧气,意志消沉。

  孙思邈仅是最简单的一个融药尝试,就在哈哈大笑,显得极为兴奋:

  “按照之前的状态,巨量材料耗费还是小事,熟练度不得提升才刻骨丧志,明明感觉距离下一境界仅仅是一线之隔,屡屡地欲行突破却犹若天崭,用不可得,那种滋味实在不好受。”

  李之明白他的此刻心情,“两者之别,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舍得暂时放弃,另辟蹊径才是道理,一味地蛮使硬突,只会是无谓消磨而已。”

  “还是你旁观者清,一针见血地找出其中缘由,不然我也很难走出来这个怪圈,眼见得每一次都差之毫巅,却料不到是种可望而不可即!”

  “有机会我们再回一次八分湖的湖底,我就是在那里侥幸觅得一条悟得蹊径,别看仅是一缕法则感悟,就比任何规则感知要深刻太多!”

  他没说出湖底的感悟,还需要自己的特殊气劲的神奇炼化效用,是打算陪同一起下去暗示援手,这样就会帮助其他人,巧妙地绕开这种类似的心理怪圈。

  不过此时还不是时候,他需要自己的夫人们也能通过自己的能力,在水底待上十天半月,感悟不同于修为修炼,全身心的投入其中,需要的是自身实力保证,而非舍命坚持。

  “我们还是以元气丹为首批炼制?”表达过自己的态度,孙思邈很快将思路拉回来,目前情形他急需验证突破的效果。

  李之点点头,“元气丹虽是所有丹药中的最低级类属,却是大批量炼制的最好练手,提升熟练度的最佳方式。”

  孙思邈立时理解了他的用意,熟练度是成功率的保证,具体成色才是炼丹师真实水平的体现,也只有这样单纯消耗品类,通过大批量炼制,才是获得熟练度的捷径。

  更复杂丹方,意味着品阶的高级,需要低等级丹药炼制经验的不断积累,方可有信心炼制,不然珍贵药材可是会有几倍十几倍损耗,不是谁能承担得起的。

  二人所用之法同出一门,与正衍生炼丹波动、能量流势纹路熟之又熟,因此不会造成炼制过程走向变化,相互配合却能有效提升炼制速度。

  但在此之前,孙思邈需要独立完成几炉,方能重拾之前的信心满满,炼丹这行当靠的就是心境平稳。

  李之也不去管他如何操作,自顾自的专心自己的一炉,他心里有数,没有天火加持,孙思邈的炼丹师境界即使高他一级,也不见得炼制出来的成丹成色更好。

  他很支持孙思邈所选择的今后修行之路,老人家属于半途修行,而且修习道法时已经年过百岁。

  幸亏有他坚持了几十年的道家养生术做底,即便如此,能真正踏上修行之路已是侥幸。

  、

  先天的根基亏欠,就已经预示着他,未来修行不可能再有极高发展前景,若想以此等修炼资质进入修真界,唯有丹道一途,才能受人尊崇。

  因为丹药师是一份十分崇高的职业,受到众多修行者的景仰,走到哪里,哪里就有羡慕的目光和讨好的眼神关注。

  基于地位无比崇高,因而也吸引了很多有志修行者,尝试着涉足炼药行当,炼制一些低阶丹药或初阶丹药,但若是要想炼制中阶丹药,却比登天还难。

  而且能够涉足丹药师行业,无疑会使孙思邈继续他的一生挚爱,再加上其自身的医道造诣与潜能,若有比同天火的专属火焰,李之深信其在此道上的成就会超过自己。

  一时间,炼丹室内只见阵阵耀眼夺目的红芒,蓦地从鼎炉散出,热浪滚滚,瞬间将整个炼丹房,全部映成了赤红一片。

  那红芒弥漫之际,整个炼丹房的温度,陡然暴增,如同一下子从温暖的春天,到了酷热难耐的夏季。

  似此等温度,对修炼者来说,却是无限大碍,只须稍稍运转体内能量,整个身心,立刻一片清凉,再无半丝燥热感。

  唯有炼丹师却极喜这等酷热氛围,因如此环境,才是他们一次次获得成丹后的喜悦与经验累加之地。

  所以炼丹师只有在这种环境下,更容易将精气神,保持在极为巅峰状态,否则的话,一旦稍有差池,后果不堪设想。

  要知道,将红色火焰完全包裹住药液,保持着绝对的平衡火温,既不让药液在翻滚的状态下溢出,也要保持其不停地翻滚。

  那么这个温度控制,可以说达到了一个均衡的极致,对于不切身体会高温环境者而言,完全是一种苛刻的考验。

  两个人都是那种娴熟的手法,仅仅一炷香之后,他们面前的药液已经淬炼完成,只要清除了药液中多余的水分,保留药液精华,方有下一步进行的可能。

  否则若是杂质没有被驱除干净,一旦贸然进行凝丹过程,就有可能落得个无情炸炉的结果。

  而此时也是意念与精神力需要格外谨慎地关口,二人的额头,迅速冒出无数细微的汗珠,最后汇集成了水流,沿着脸颊,潸潸滑落。

  一阵急促的药液翻腾之声,从丹炉中传了出来,这就像是一场药液精华狂欢的盛宴,跳跃着的每一滴药液精华,开始慢慢地变得粘稠起来,到最后就要变成固态膏状。

  从药材提纯到变成药液,到水份清除,再到转化成药膏,这些变化,都是运用火焰的不断淬炼,消耗了大量的精神力量,才换来的可喜变化。

  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最终一步的借用天地之力凝丹步骤,孙思邈感悟境界的体现,到此时才算是真正验证时刻。

  随着老人家额头汗珠的冒出,李之的内心也开始为他担忧,于是刻意缓下来自己的手中动作。

  与孙思邈而言,这个时候是一个意志不可有丝毫动摇的过程,否则将前功尽弃,并未关注到李之的行为变化。

  理解他内心急迫的想证明自己,为了防止意外发生,李之已经做好应急救援的准备,只要孙思邈稍有境界力量不济,就会将自身的力量加持到他身上,才可力保最后丹成。

  又过了半个时辰,孙思邈身上的衣服已全部湿透,头顶之上甚至冒出了白烟,脸色有些惨白。

  但悬在丹炉中的药膏正在慢慢发生变化,变成了九颗鹌鹑蛋大小的药丸状物体,在火焰中淬炼出滋滋声响,随着几块半月石的投入其中,转眼在越来越炙热的高温焚烧下,澎的一声炸开。

  孙思邈再次疯狂捏诀,一次次向着丹炉按落,传承自修真界的极高明独门炼丹手法,配合着他口中不断念出的咒语,此时尽显无遗。

  浓浓火意,伴随着奇香,忽然在某一刻蓦地席卷了孙思邈整个身体,也覆盖住了全部炼丹室。

  等到浓郁丹药香味让他为之一振之时,突然大喝一声:“丹成,就在此时!”

  炉内不断传出的撞击声,也在一声转为吼里预料中的砰然巨响,化作了数道流光闪过,伴随着一股浓烈幽香飘荡在各处。

  坚持打完了最后一个手印,孙思邈随之长身而起,宽大袖袍裹处,单手翻转,九枚浑圆元气丹出现在手中,光滑喜人,莹润中有种剔透亮光闪烁。

  “三品丹!两枚十成,三枚九成,一枚八成,三枚六成!老爷子,感觉如何?”李之这才敢出声惊扰。

  孙思邈一时间并未注意到李之的分心,满脸笑意道:“这才是真正的三品丹师境界,超过了半数的极品丹,成色之高,出我所料!”

  但他面色一变,便欲提醒李之,这时他才发现对方的一心二用。

  李之吐了吐舌头,孙思邈语气里的严厉,让他迅速转入凝神状态,掌心轻吐,便是令天火的炽烈徒然飙升。

  随着温度与空气骤然间变化,在周围弥漫而开,他神色谨慎异常,不敢再有一丝大意。

  “呼!”

  莫约百息后,李之面前的丹炉通体一震,其内烈焰,立刻开始了冲天冒起之势,他紧闭的双目霍然开启,精芒闪烁中右手抬起,毫不犹豫在丹炉上狠狠一按。

  随着半月石丢入炉内,一道耀眼夺目的光芒便是自其中亮起,。

  “凝!”

  李之大喝一声,凝结全身之力,使自己成为一尊神仙大能一般,产生一股无比强大的力量,直接冲击着丹炉颤动。

  下一刻,澎的一声巨响,整个炼丹房的屋顶,都被冲击得震颤,十二枚成丹紧随着再次爆发出的强烈轰鸣,破开炉盖冲天飞出。

  李之双眼刹那爆发出滔天璀璨精芒,大袖一挥,迅速将似往空中逃窜的丹药成功抓到了手中。

  “嚯!半数十成丹,最低的也有八成,正文,你的三品炼丹师境界似乎已经突破了!” 孙思邈一旁惊异道。

  李之抹去额头上汗水,笑道:“其实我炼出过四品丹,但仅有两枚成丹,而且成色极差,那是我生出神识后的自不量力,想要一举突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